Error 403: Forbidden

Sunday, July 24, 2005

00:52,我有睡眠问题

00:52了,还没有睡觉,而且睡意全无,我有睡眠问题。第一天三点睡觉,第二天四点,第三天通宵,第四天借助酒精两点,今天……又不知道要到几点,也许回到第一天的样子,然后等三天再来一次大醉?Drunkness is the necessary evil of life.记得在博罗尼亚散伙饭后全班一起出去买醉时,我对着满街找自动卖烟机的Gregor这么说。那时意大利的香烟刚刚加税,每包贵了两毛钱,于是我们一起讨论了一下需求弹性和税收净损失,为自己能够运用初级的经济模型分析自己的生活现象感到情不自禁的沾沾自喜。现在我身在英国,却抽着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比利时烟草,要不是被自己的论文搞得有点恶心,我一定会大发宏论分析一下欧盟内部市场一体化和交叉补贴的问题。 提到经济学是因为下午和荒原狼讨论了她论文里的经济模型,当然也是因为我记得在意大利的那些琐事。Anthony Hopkins说他记得他10岁以后的每一件事,我比他差点,10岁半。记性好有利有弊,所以对自己的过去感到绝望的人会想要喝醉生梦死酒。王家卫肯定就是这么一个人。我的人生也有很多遗憾,但是真的把醉生梦死酒摆到我面前,我大概还不敢喝,说明我对自己的过去还是有些留恋的。留恋什么我不知道,这里我们需要我懒得讨论的边际需求递减规则。 火华打电话进来了,我去和他聊天,这个时段他是和我唯一同处西半球的朋友。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