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July 06, 2005

Oasis Live!

两号晚上Live8,为了看Pink Floyd的压轴演出,错过了回家的最后一班火车和汽车,于是蜷缩在维多利亚车站耗了一晚上。三号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下午了。本来打算不去看Oasis的现场了,因为实在太累,36个小时里只睡了四个小时,但是到下午五点又来精神了,于是叫了辆车出发了。

还好,到现场时还有很多人三五成群地在进场。进去才知道还是暖场乐队在演出,他们已经唱了三四个小时了。买了杯啤酒,开始等正式演出。 oasis的演出和Live8很不一样,气氛就象个大型聚会。大部分听众是三十岁左右操浓重北方口音的工人阶级,还有不少老头老太。体育场的酒吧前人山人海,除了我,别人买起酒来都是八杯十杯地一买。

虽然我买的是站票,但是会场里已经站满了人,加上我Live8时站了16个小时,实在太累,于是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视野还算不错。周围的人不是在抽大麻就是在分发安非他命,头顶上不时飞过一杯杯啤酒,变成啤酒雨洒下来。已经high起来的人在场子里蹦蹦跳跳。一个小时的时间,看到被警察和医生带走不少人。有的太兴奋了,拖光了衣服跳舞,有的喝多了癫痫发作。

等到八点半时(进场之后五个半小时),oasis终于出现了。那首fuckin' in the bush开场,大屏幕上开始播放那段熟悉的拼贴画式的电影。先唱了两首新专辑里的歌,一般。然后就是definitely maybe和what's the story里的老歌大联唱。每首歌都是脍炙人口,于是现场的气氛从大型聚会变成了大型卡拉OK。不过不得不承认,气氛还是很热烈。

到十点一刻的时候,弟弟说,this is our last song, afterwards, we're off.哥哥说,stupid idea!不管怎样,又唱了三首歌算是加演,包括rock 'n' roll star和don't look back in anger,听完加演,我开始考虑23:14的最后一班火车,于是提前退场,离开时他们在进行第二次加演,也是最后一首歌,我叫不出名字,是翻唱的一首不怎么好听的歌。 听过了live8,这个现场演出显得有点简单,不过看到自己钟情了十年的乐队还是很激动。

到此,欧洲之行的两个愿望,看Juventus踢球和听Oasis唱歌都算实现了。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