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aturday, August 13, 2005

等飞机的日子

等飞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那天我在曼彻斯特博物馆转悠了很久,不过也只看完了古埃及部分。我喜欢博物馆里那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仿佛你愿意在博物馆里呆多久,时间就可以停止多久。

完全是错觉。不过至少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我也不那么依赖酒精了,虽然基本每天还是会喝上一两杯,不过很少再有那种一夜之间扫空冰箱或者12点以后在街上徘徊试图找到一个晚一点关门的酒吧的经历了。

下午的时候在街上闲逛,想到的不是桂冠诗人William Wordsworth的诗而是Ashcroft的歌词。路过那么多店,书店、游戏店、唱片店、箱子店、酒吧、咖啡馆,最后让我掏出钱包的竟然是一家肯德基,算算,出国一年大概吃了100只鸡了,而且其中大概有80只是到了英国以后吃掉的。属狗的人会拒绝吃狗肉,属鸡的人绝对不会拒绝吃鸡肉,因为否则他们都会饿死,统统——饿死。

有力的事实有时候听上去想是诅咒,这就是语言的魅力所在,所以从恺撒到尼采,多少天才都会情不自禁跑去研究修辞学。当然,在修辞学之外,语言仍然有起巨大的魅力,至少就事实和诅咒之间的关系来讲是这样。令人奇怪的是,学习修辞学的人最后不是跑去和不会讲拉丁语的蛮族打仗就是跑去崇拜不遵守调性调式的歌剧并且和歌剧作者的老婆偷情。而真正完美的修辞又是由和妹妹乱伦的瘸子或者教导大家和丑女人做爱时要用后入式的无赖完成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永远以一种荒谬的方式演化。

言归正传,一,MSN上的名字My plane flew away是Oasis的一句歌词,不是我错过了飞机;二,打星际争霸很能消磨时间。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