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aturday, August 11, 2007

红色万宝路的百年孤独

昨天和大胖吃完饭从醉美出来,他在边上的可的买了一包红色的硬壳万宝路。我上一次抽这种烟,可能还是2005年那个异常寒冷的冬天,在汉堡的寝室里。那是胡佳妮不远万里从上海给我空运的,同时带来的还有一条软盒装骆驼牌香烟。整整两年半过去了,我却几乎没有再碰过这两种我曾经最喜欢的香烟,不是因为口味变了,而是因为这两个牌子的正品在上海几乎绝迹。

通常,我看到一篇精彩的博客,会忍不住反复读几遍,但是现在这样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了,除了我自己的之外。大部分人的文章越写越肤浅,自我感觉还越来越好。自我吹嘘得不够,还要互相吹嘘。难道大家都在打把博客卖给袋鼠国风投的算盘?还是准备集文成册自费出版?要真是那样,恐怕还得附上裸照数张。不过即使如此,估计也还是卖不过芙蓉姐姐郭敬明什么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开始下大雨,本来以为下个刻把分钟意思意思差不多了。没想到一口气下了一个多小时。我站在窗前,看着没完没了的大雨,头上冒起了泡泡。情不自禁地想,如果像《百年孤独》(你们大部分没看过这本书,没关系,我也习惯了)里那样连续下个八年,上海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人的很多生活习性或许会改变吧?Burberry的风衣和Wellington boots应该会卖得很好,当然咯,如果你只是广告公司一个可怜的打杂的,那么人字拖鞋应该就足够了。

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死后,关于他们俩的书,在当当上都卖到断货。虽然买得人可能是在讣告上第一次看到这两个人的名字,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通过消费来表达对大师的敬意。就像Sonic Youth的演唱会,哦,对不起,Sonic Youth不是大师,充其量是一群不知道怎么给吉他调音的混混,还是说Roger Waters吧。

我越来越对自己小的时候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感到沮丧。不要说八、九岁念完十三经那样的壮举了,连四书五经是什么都搞不清楚。也没有像外国的小朋友那样学过原版的恺撒或者奥维德。每每看到书柜里自己从来没翻过的名著就羞愧得无地自容。当然了,这么说是夸张了,比起那些长大了都没受过良好教育的起来,自容还是没问题的。

封建制度的教育摧残人,可是至少摧残出了王观堂、胡适之这样的人物。不仅如此,还能培养陈寅恪、季羡林这样东西并举的学者。现在的教育体制只能培养培养黄光裕这样的人,估计还是初中毕业。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