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特洛亚人的伟大复仇-上篇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样东西比女人更讨男人喜欢,那就是复仇。

上一次我们说到阿加米侬的希腊联军经过十年苦战,攻破了巍峨的特洛亚城。那个晚上发生了太多我不愿意再回首的悲剧。说来也怪,第一次读希腊神话故事的时候,我就是站在特洛亚人这一边的。我一直很喜欢赫克托尔,就像我一直很讨厌阿基琉斯一样。所以当我知道,特洛亚人那天晚上承受的苦难仅仅是他们光荣的开始时,我实在忍不住,得意扬扬地笑了一个晚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除了一本〈全球通史〉,对欧洲的历史一无所知。然后我进了大学,读了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噢,这是怎样的一种经历啊!Freddie Mercury所唱的Send a shiver down my spine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后来念了《神曲》,看到同为双子座的但丁如此景仰维吉尔,不禁有点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再后来,我到库迈拜访了西比尔打坐的山洞,和维吉尔的描述一模一样。可惜,因为时间匆忙,没有找到地狱的入口。

特洛亚人的伟大史诗本来应该就这样和我擦肩而过了,既然荣耀都归罗马。但是,说来也怪,前不久我打开了高中里看了两次都没看完的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这次倒是读完了,还读得津津有味。第18章在我看来一点也不晦涩,无论是原文还是译文。这是题外话,问题的关键是读完《尤利西斯》之后,我打算考察一下荷马的《奥德赛》和它结构上的共同点。当然还有《伊利亚特》。这两本书也买了很久了,翻译的质量是很高的。都是希腊文直译,诗体。《伊利亚特》还是罗念生先生的绝笔之作。

现在让我们来讲讲特洛亚人的伟大复仇吧。

在《伊利亚特》的高潮,阿基琉斯为替Patroclus复仇而重新出战时,埃涅阿斯在阿波罗的鼓舞下,主动请缨向阿基琉斯挑战。海神波塞冬尽管站在希腊人一边,却衷心地疼爱埃涅阿斯,于是不等阿基琉斯下杀手,就用一阵云雾把埃涅阿斯卷走了,因为他知道埃涅阿斯不是阿基琉斯的对手。同时,海神还告诫埃涅阿斯,他将在远方延续特洛亚人的光荣,所以在勇敢的同时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这段情节出自荷马的《伊利亚特》,特洛亚战争之后400年。说明希腊人是明知道埃涅阿斯的命运的,也没有打算把牧马的特洛亚人赶尽杀绝。这在李维的<罗马史>开篇得到了应证。李维认为,是希腊人放走了埃涅阿斯,因为埃涅阿斯向来深明大义,和希腊人也算交情不错。与李维同时代的维吉尔,可能是出于文艺创作的需要,可能是真地那么想,主张埃涅阿斯是从特洛亚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来的。不管怎么说,希腊人没有追杀特洛亚人是事实。

就这样,埃涅阿斯率领木马屠城的幸存者离开了特洛亚的海岸,开始从黑海向地中海漂泊。这花了他们7年的时间,加上到达意大利之后和土著部落的三年战争,一共十年。这差不多是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泊的那段时间。但是奥德修斯的漂泊大部分是在嘿咻各位仙女,和《埃涅阿斯纪》比起来,《奥德赛》的故事轻松得令人发笑。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