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一个新的开始

今天下班后又去玩了杀人游戏,这个游戏,自从和单位里的同事开始玩了之后,就越来越发现是个危险的游戏,在游戏开始之后,各人的智慧,谋略,态度,内心都一一的显示出来,所以在前几次结束之后我都比较抗拒,不想再参与其中,不希望自己暴露的太多。但是今天之后,我感觉虽然游戏危险,但是越是危险越能快速的认识和学习到很多东西,因为参与游戏的玩家展现在我面前的都是比平时工作时更加真实的一面,能够看到他们内心更深入的东西。

如果说在学校的考试能检验学习知识的接收程度,那么,当这个游戏的结果揭晓的时候,它检验的则是我对于生活和人的判断能力。同时也将身边人对于生活和人的判断能力生动的展现在我面前。

对我来说,通过游戏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一些不足,比如过于依赖电脑。我一直自诩是数码青年,爱好统计,喜欢用数码的方式记录各种生活内容,统计代办事项,统计常用周期,甚至统计爱情,我认为记忆不可靠,记录才最重要,有了记录,有了参考书,什么都是可以查询的,何必都用脑子记录?但是这么多时间下来,这不仅导致了记忆力有衰退的倾向,同时影响到我的全局观。生活中更多的还是需要大脑而不是电脑来记忆,我不可能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记录在电脑里面,一方面我做不到这一点,一方面也因为当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生时我可能并不能及时的意识到并把它记录下来,因此,从今天开始加强我自己大脑的记忆能力至关重要。

杀人游戏在最开始的时候往往会先有几个农民被误杀,我本来并不在意自己先被杀掉,我一直觉得牺牲自己并没有什么可惜的。但是后来发现,能活着原来非常重要,因为过于快速的让人杀掉对局势没有任何帮助,让其他人在99个人当中找凶手和在100个人中找凶手这个难度有任何差别吗?这样的牺牲太没有意义。而且,当我认识到我的判断力可能好过其中的一部分人时,这样的牺牲就更加没有价值。

杀人游戏可以不断的开始和结束,但是人生只有一次,没有机会让我再来一次,所以,在这个游戏重新开始的时候,当又有人随意的指认说我是杀手,而其实我不是时,我就不再任人宰割,我要说话,为自己辩护,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但是至少明白自己不是,让自己活下来抓出真正的凶手,比牺牲自己而帮助其他人去掉一个错误的答案(常常的,虽然去掉了一个错误的答案,但其他人依然无法知道正确答案究竟是什么)要有意思的多。当认识到这点的时候,我感到如果有时我无法对人生的下一步做出正确的判断时,勇敢的坚持住自己现在的位置,让自己继续在游戏中继续下去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ZHC常对我说,我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会被抢钱,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指指我)喜欢在大厅广众下把钱露出来,人家不抢你们抢谁?我现在知道,自我保护是多么重要,在今天回家的时候,我就开始更加警惕起来,虽然我目前不能对人生做出正确的判断,但是至少要让自己存活下来,不然,连学习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把戏看完,用自己的能力把凶手抓出来。

我感到需要学习的还很多,需要更加积极的生活,更加努力学习,无知是可怕的,没文化是痛苦的。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认识到这点,有的人无知,但是他们也无畏,对待这样的人,可以选择不理睬它们(以前的做法...),也可以选择凭借它们的肩膀勇往直前,选择前者的人可能是隐士,而选择后者的人会是领袖,将合适的人安排在合适的位置上是非常高的水平吧。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足智多谋,但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关键看怎样安排。不愿意它做你的朋友,但是可以让它为你卖力;它不适合做这个工作,但是可能适合另一个工作。如果哪一天我终于能够看透这些内容,我也能成为善于调兵遣将的将军了吧。...当然,或许我永远达不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让自己快速的找到那个能做出这种正确判断的人,并跟随也是不错的选择。关键在于要认识到自己的位置。对我来说,成为将军是终极目标,但是当不了也至少要存活下来,并且找对方向,毕竟这个世界上真正能指出真理的人非常少。

我忍不住要写下来这些内容,担心自己会遗忘,还是不能脱离数码青年的习惯动作,嗯,但是这并不是坏事,记录还是有其好的地方,开始重视起记忆力的重要性已经很厉害了,以后努力培养吧!

嗯~~做一下总结,第一:要认清自己的位置和能力,牺牲精神固然可贵,但是并不是为了什么人什么事都可以展露这种大无畏精神,我本身也很珍贵,如果要牺牲也得因为这个有足够得价值,比如这样做能对局势有重大得改变,比如这样做能为心爱的人带来显著的快乐,否则,就要保护好自己,因为这样也为自己的同伴获得了更多的支持。第二:要获得做出更加正确判断的能力,加强我的记忆力非常重要,它能快速的搜集各个时段发生的各种线索,帮助我掌握全局,做出更正确的判断。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