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意大利游记 10/11

今天是此次来意大利的最后一天。早上睡到了七点半。起来之后HJN说不想出去了,要留下来理包。于是吃了早饭一个人出发。

飞机下午1点起飞,我们10点多就得上达芬奇快线往机场赶,所以时间其实是很紧张的。出发后我先走到共和广场,然后一路往西北方向走去,到九月二十日大街(1870年9月20日,加里波第和萨伏伊王室的军队会师罗马,宣告了意大利的统一)就可以看到Santa Susana和Santa Maria della Vittoria两座教堂。苏姗娜因为Carlo Maderno设计的立面闻名,而玛利亚则是贝尼尼Ecstasy of St Teresa的所在。

同博盖赛里的作品一样,圣特蕾莎也是一座很cinematic的雕像,观赏的时候最好配合听听童声合唱团之类的音乐。看着介绍上特蕾莎描述的自己ecstasy的经历再想到药物在欧洲的泛滥,不禁莞尔。

从教堂出来,步行到Veneto大街。在五、六十年代,这里是罗马最时尚的场所,在《甜蜜的生活》的开头,Marcello就是在这里接走了Anouk Aimee.而今这条路风光不在,尽管仍是许多高档宾馆的所在地,但是游客只能想象当初这里的繁华了。


威尼托大道

九点半,匆匆结束进行到一半的walking tour,往旅馆走,十点准时到达。HJN已经把包理好了,我们心里有数时间紧迫,三步并两步地往火车站赶。终于在十点一刻买票上车。

车子很挤,我们只好在车尾的行李车厢里站完了半个小时的车程。边上一个日本女人和一个印度男人从头到尾热吻不止,恨不得脱了衣服大干一番。

10:52我们到达机场,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办完check-in手续。除了去马赛、波尔多和图卢兹的航班之外,所有的法航经济舱都在两个柜台办理手续。而这两个柜台上的两个员工——都是法航从意航借来的——都忙着聊天,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它要倒闭了。

12:15我们总算通过了安检——严格是严格得来,又是脱鞋又是解皮带的。在候机室买了一瓶甜酒,就是HJN在费拉拉吃出味道来的那种。

从罗马飞巴黎的是A321,窄体的中型飞机,不过比从巴黎飞佛罗伦萨的已经大很多了。机长就像没睡醒,又像喝醉了,不时地用朦胧的语调通过广播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因为交通繁忙,我们比预定时刻晚了10-15分钟落地,好在两个登机口离得并不远,我们总算没有错过回上海的航班。

然后就是十二个小时难熬的洲际飞行,尽管是同样的飞机、同样的航空公司,这一夜和来时竟然状态完全不同,从头到底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可能是飞机上小孩太多吧(以后规定淘气的小孩不能坐飞机或者火车)。也可能是从西往东飞的缘故。

8:55准时降落在浦东机场,真是分秒不差,心中不得不佩服法航的专业素养。但很快,老革命碰到了新问题,Fiumicino机场的美女地勤只把我们的行李托到了巴黎。虽然内心深处我很清楚这种事情天天发生而且迟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这的的确确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问题,心中还是翻腾着汹涌的恼怒和焦虑。当我默默地心算着行李的价值时,接待人员镇定地向我保证箱子绝对不会丢,而且下午就能送到上海。尽管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从巴黎飞到上海需要12个小时,即使他允诺我的时候箱子已经被装到了飞机上,也需要12个小时才能运到上海,那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可是他们就是做到了,晚上9点,我的行李送到了我家门口。

好事多磨,但是意大利之行总算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