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January 05, 2009

意大利游记 10/7

10/5就买好了去罗马的车票,三个小时的车程票价竟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96块,这可是飞机票价。

早上起床,先吃光了昨天剩下的水果,然后结掉了房间,打过的那个电话最后收费是三毛,和导游书中耸人听闻的描述完全不同。然后我们把行李留在了旅馆,出门去吃早饭。今天学乖了,我们就在柜台边上站着吃完了早饭,结果同样的东西便宜了一半。

然后我们就沿独立大街逛呀逛的,但是什么都没买。就这样,不久就来到了市中心的广场(Piazza Maggiore),然后转入了Via Zamboni.沿着这条路慢慢走到大学,沿途难免勾起很多美好的回忆。比如,路过了我给HJN买Salt & Pepper摩托小猪的小店,现在他们还在卖那些可爱的彩绘奶牛。还路过了以前课间休息时常去的咖啡馆。然后我们在大学食堂前的小广场上休息了一会,最后决定为了那两幅拉斐尔咬咬牙去国家美术馆(Pinacoteca Nazionale)兜一圈。

为什么说咬咬牙呢?因为那里正举办Amico Aspertini的画展,票价也扶摇直上到了10块一个人。这个价钱哪怕是在意大利,也是个天文数字。而且只收现金——因为这里没有那么多美国人嘛,而我们只有80块现金了(我的中国银行欧元卡在意大利的ATM上怎么也提不出钞票来),同时还要在罗马呆四天。

不过在那两幅拉斐尔面前——尤其是那幅《圣赛茜利娅的狂喜》(Estasi di Santa Cecilia fra i Santi Paolo, Giovanni Evangelista, Agostino e Maria Maddalena),我以前见到过小图,非常喜欢,这次一定非亲见不可——金钱一概化为乌有。

顺便说一句,美术馆就在博大美术学院隔壁。

除了镇馆之宝《圣赛茜利娅的狂喜》之外(其实圣赛茜利娅表情镇定,毫无狂喜迹象),还有一幅乔托。总地来讲,藏品还算丰富,质量也很高,我们最后迫于时间,都没能把所有馆都看完。与佛罗伦萨的博物馆不同,这里的乔托和拉斐尔都可以凑到很近看。拉斐尔的两幅作品都很美,我甚至认为《圣赛茜利娅的狂喜》是最好的拉斐尔。

Amico Aspertini以前我没有听说过,原来他是博罗尼亚的本土画家。这次展览的全称叫AA和与他同时代的画家们,所以包括很多从欧洲各地(主要是维也纳)借来的丢勒的作品。虽然我一直觉得丢勒也就兔子画得比较好——为此张玉林老师还常常嘲笑我——但如此近距离地集中观摩,还是让我很感动,那些精确的线条使我对丢勒的好感也直线上升。

从美术馆出来,正好12点。于是去Diana吃午饭。尽管他们不接受晚饭的预定,但是意大利的餐厅中午一般都比较空,不需要预定,尤其是去得足够早的话,像我们这样。

阴阳怪气的老头还在,另外几个服务员像是实习生,因此服务质量很一般。菜倒烧得满好吃,不过HJN评价说没什么特色,我也同意。墙上挂着很多叔叔马赫在这里用餐的留影,有的时候是和托德,有的时候是和巴里切罗。

回饭店,路上在Montagnola花园小坐。12:15取行李去车站。

上车后立刻就睡着了,一个小时后在佛罗伦萨的SMN车站醒了过来。上来一个怪叔叔,一会和自己边上的阿姨搭讪,一边问我讨圆珠笔,让我想起了王迅。

5:35,我们在罗马下车了。先去旅馆放行李。第一印象:脏乱差。于是我们就变得很紧张,仿佛路边会突然冲出来一个歹徒,猛劈我们几十刀一样。不过马上我们就觉得这个地方很像巴黎,于是又放松了不少。

我们住的地方就在火车站边上,于是放下行李我们又回到了车站买Roma Pass.这种20块一张的通行证在三天之内可以让你乘坐罗马的任何公交系统(除了去机场的达芬奇快线外)、让你免费进入两个博物馆、让你从第三个博物馆开始享受折扣等等等等。

要坐意大利的公交车,如何买票(或者如何不买票)是门大学问。尽管车上都有售票机,但是很可能是坏的。所以保险的方法是在烟纸店提前买好了再上车。但是烟纸店晚上六点都关门,于是晚上坐公交就变成很stressful的一件事了。很多人(主要是游客)晚上就选择无票坐车,而罗马的公交公司也就选择晚上查票。被查到无票坐车就要罚款50块。有了罗马通行证,晚上坐车就不用再担心买票的事情了。

买好了通行证,我们就坐地铁到西班牙站,开始在传说中的shopping triangle里(window) shopping.意大利这个国家以奢华闻名,从时装到跑车,所以我们本来也没期望有太大收获。果然,一下车,在第一条街上看到那些标价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HJN还是不停地安慰我说,这是三角形中最贵的一条路,别的路会一条比一条更affordable.的确是更加affordable了,对阿卜杜勒亲王来讲。

晚饭我们到了DK推荐的花园餐厅(il Giardino),这个地方因为有一个小小的室内花园而得名。可惜里面坐满了大声喧闹、体重超标的美国人,还不停地使用闪光灯。整个晚餐糟糕透了。

吃完饭,我们先去找HJN要找的冰淇淋店,但是关门了。不过那个店离Fontana di Trevi很近,于是我们去那里发呆。人声鼎沸,再也不复当年Marcello和Ekberg在水中嬉戏时的浪漫。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