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unday, February 03, 2008

非死人书不读

从事我这个工作的好处之一,就是每年可以多放很多假。除了国家规定的假期之外,所有的双休日我们都跟证交所一起放假,此外,每年老板度假的那个礼拜我们或多或少也都可以放几天。

比如这个双休日,当大家还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奋斗或者坐在因惯性过大而刹不住车的班车上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就着久违的冬日,享受雪景。当然,像我这样的工作狂,对御宅是没有多大兴趣的,如果不能让我去四个时区之外旅游,那我宁可回公司上班去,就像我昨天做的那样。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旅行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今天我不得不呆在家里学习CFA。虽然我觉得CFA课程使我受益匪浅——任何我看不懂的东西都使我受益匪浅——但是我还是偷偷地拿出了塔可夫斯基的日记,决定在开始学习之前先调剂一下。

结果,一整个上午,我再没碰过CFA。

日记写得非常好,既有塔可夫斯基对艺术的反思,也有他对日常生活的反弹。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拿现在时髦的话说——立体的人。他可以享受陀斯妥耶夫斯基和黑塞,也会为了工资太低而苦恼;他会随手写下一个充满激情的构思,咒骂起自己的老板来也毫不留情。

为什么塔可夫斯基的日记会比波特的《竞争优势》引人入胜呢?因为出版死人的书是出于更纯粹的动机。所以我也信奉活人的书不看这个规则,虽然自己也不是总能做到。毕竟,如果不允许莎士比亚的同时代人阅读《哈姆雷特》,那也是莎士比亚同时代人的损失。

但是我还是始终觉得,只有评论家才有权力阅读活着的人写的书,而只有已经读过所有死人写的书的人才能做评论家。退一步讲,或许普通百姓可以选择阅读评论家们推荐的书。毕竟,在这个商业利益至高无上的年代,小心驶得万年船。

可是我们又应该相信哪个评论家呢?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