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October 13, 2008

北京游记 9/13 下午

酒足饭饱,我们从前门往故宫方向走,过了正阳门,发现要穿过马路去天安门竟然这么难,必须排队过地道,而且再小的手提包在地道里都要经过X光检查。

总算,从前门大街的另一边上来了,沿天安门广场经过毛主席纪念堂(我倒是很想进去看看,瞻仰一下主席的遗容,可惜纪念堂每天只开放9-12点三个小时),这是一座外表沉闷的建筑,那个时代的一切(包括建筑)都打着缺乏想象力的烙印。

在它的北面,是梁思成设计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梁思成先生研究建筑史以及抢救古建筑成绩斐然,但是他设计的这座纪念碑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过了人民英雄纪念碑是广场仅存的可以集会的所在了。传说当年学生们就是在这里静坐绝食的。二十年之后,当年的恩恩怨怨已经不再使人烦恼,尽管国外每年还是有纪念集会,但广场上看到的只有微笑的游客。

又过一条地道,穿过长安街来到天安门前。不久之前这里还是全国人民万里朝圣的地方,而今上面挂的照片和标语与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但是就像何鲁丽说要拆掉毛主席纪念堂一样,真要说摘掉的话恐怕大家又会觉得别扭。

天安门前有金水桥,不过这座桥下的并不是护城河,而是外金水河。实际上还有一条内金水河,在午门与太何门之间,那才是——不,那也不是护城河,但是是通护城河的。基本上,如果你沿着中轴线(永定门至钟楼)进入紫禁城的话,是看不到水的,都被午门遮住了。

天安门的后面,午门的前面,是端门。也是皇城的正门(“端”是开始的意思)而午门则是紫禁城的正门。我们特别喜欢端门前的那片广场。然后在午们买了票。以前这里就是杀头的地方吗?是,也不是。真正的刑场——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是死刑中的砍头和绞刑哪个更残酷——是在宣武门外的菜市口,比如戊戌六君子或者肃顺,但是午门前也确实杀过人,比如桀骜不驯的明武宗就曾经在这里和群臣对峙,后来请大家吃竹笋烤肉,当场打死很多老干部。

进入故宫之后,我们的行程就是沿中轴线推进。虽然气派非凡,但是故宫并不像一个宜人的居所。首先,绿化覆盖率太低,其次,建筑之间距离太远,而且屋子里面又黑又大,按照古代的技术水平,根本无法做到充分采光和取暖。实际上,我深深地怀疑那些大殿在冬天能不能派用场。当然,这毕竟是5、600年前的设计了,凡尔赛宫也是这样的。

一直要到最后的御花园才有了些讨人(我们?)喜欢的特色。故宫后门对着景山,当年崇祯皇帝上吊自尽的地方,后来也考虑过把它挖空来放毛主席纪念堂。我们已经累得爬不动山了,所以就沿着护城河往西走,前往北海。

北海公园因乔羽/刘炽的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桨》而蜚声世界。很遗憾,我们在这里只呆了大约半个小时,既没有依HJN划船,也没有去白塔(我一定不记得以前来的时候有没有上去过了),就退到了景山西街打车千万南锣鼓巷。

其实,南锣鼓巷离北海是很近的,完全可以步行到达。不过我们太累了,又没有地图,所以还是叫了辆车。南锣鼓巷算北京的四合院保护区,现在经过改造,开了很多手工(或者不是手工)制品小店。这片地区比前门大街来得亲切多了,我们买了很多纪念品,然后到边上的地安门外大街(?)上吃了简单的晚餐,又到巷子里找了个地方喝了些饮料。自kir之后,HJN又爱上了GNT。然后我们就回宾馆了,因为要看排位赛。

只是北京人不看F1,不仅如此,他们还决定所有在北京的人,包括外地人、外国人都不该看F1。

只能看残奥会。所以尽管有一万个频道在转播残奥会比赛,却没有一个台放F1。我从BBC里看到Vettel拿了杆位而小黑和面瘫先生都未能进入第三节。真够乱的啊。


HJN和总是曝光过度的GX100在故宫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