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北京游记 9/14 傍晚

颐和园出来之后,我们本来是要去吃饭了,但时间还早,我们就上了门口的三轮车,15块钱可以带我们去清华北大。我们先到了北大,早知道现在北大不让参观了,所以我们看了眼校门就走了。北京大学的前身是1898年设立的京师大学堂,是百日维新失败后唯一被保留下来的安排。这是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所大学,成立时又兼负大学和教育部双重责任,所以有“上承太学正统,下立大学祖庭”的美誉。可惜这所大学和其他任何改革措施一样,都未能拯救清朝覆灭的厄运。

做三轮车还是有点吓人的,这车一边跑一边左右晃来晃去,而且司机逢红灯必闯。这让我们想起了在柬埔寨的时候,只是柬埔寨没有红绿灯。

到了之后,又发生了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三轮车夫竟然坐地起价,在HJN以为找不出零钱而多给了他10块以后,我们才发现价钱原来已经北大清华15块涨到了北大清华各15块,他还等着我们付他最后5块呢。走过这条路的人都知道15块多收1块都是实实在在的抢劫,因为北大和清华根本就在一条路上。

爱昵为,我们最后还是进了清华。这是个巨大的校园,有6000亩大,是颐和园的2倍,比整个松江大学城都大,而松江有7所高校8万人,而这里只有3万。我们首先路过了朱自清的荷塘,我一直不很喜欢他,实际上,几乎所有的散文家我都不喜欢。写不出诗的才去写小说,写不出小说的才去写散文。

然后我们来到了校园中央那块巨大的草地,有一个像Monticello一样的建筑,草地的另一端有一块清华园的牌子。Min说那不是模仿Monticello,而是模仿哈佛的什么东西。反正那两个地方我都没去过。

虽然不是自己的校园,但走在清华里还是会有很复杂的情绪。一方面,作为一个上海学生,我深深地羡慕这么奢侈的校园,面积大倒还在其次,里面优美的建筑才是真正打动我的。

但另一方面,这毫无疑问是一座正在走向堕落的大学,校友录始于王国维、陈寅恪而终于胡锦涛、习近平。我倒不是说后两位不是杰出的校友,但是清华显然已经把培养政治家而不是学者作为自己的骄傲了。

看完清华园的牌坊,我们正愁怎么回到大马路上去呢。突然来了辆"shuttle bus",其实嘛,应该叫shuttle才对,偌大一个清华园竟然无人指正,学术水平可想而知了。虽然名字拼得不对,方便倒是方便的,我们回到了西大门,上了辆车,根据爸爸的建议去簋街吃饭。

不要搞错,是簋而不是鬼哦。几个小时之前,我们在颐和园的文昌院里还见过一个簋,这是流行于商代到战国的一种食物容器。簋街繁华异常,让人有些无所适从,但所有的店都是川菜、水煮鱼、烤鱼、香辣小龙虾什么的。我们跟着一个硕大无朋的胖子走了半站路,打算他进什么店我们就进什么店。结果胖子很没创意地进了烤鱼店。我们只好继续摸索,最后进了一家叫明辉府的饭店。理由是比较亮堂,而且会做川菜以外的菜。

事实证明这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这家餐厅糟糕透了,而且价格极贵,一点都没有体现出奥运精神。菜很难吃,难以下咽,服务也很差,if any.


三轮车上的我们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