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January 20, 2009

农民和小市民

即使共产党也不得不承认农民的阶级局限性。在工农联盟中,农民要接受工人的领导。农民的弱点:短视、自私、懒散是由农业经济的特点决定的。农民每年只有农忙的时候才需要工作,这在北方尤其明显,上下班没有明确的时间,工作本身也不需要精确。农民无需互相合作,也从来不用担心长远,反正春去秋来,每年都是种一样的地。也不用担心市场,反正五谷杂粮都会被吃掉,也不用操心创新,因为农产品都是一样的。这些情况从几百万年前人类进入农业经济开始就没有改变过。由此对农民的影响自然是根深蒂固的。

我们的祖先想必很早就观察到了这点,所以立刻根据职业分出了两个阶级,国人和野人/君子和小人。农民总是被划在下方。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城市居民阶级伴随着城市化进程得到了飞速壮大。起先是诞生了工人阶级,随后服务业的繁荣又接过了工业吸收劳动力的任务。但是农民还是农民,是的,也许他们现在有了拖拉机、农药和化肥,也知道科学育种什么的,在布鲁塞尔和华盛顿,农民都是重要的投票力量。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摆脱农民这个词中一切贬义成分的由来,或者说,农民阶级的劣根性。

但是,尽管城市居民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的阶级特征感到自豪,但也并非所有的城市居民都具有应有的优点。实际上,有很大一批城市居民和他们的农村同胞一样,故步自封、鼠目寸光、斤斤计较、洋洋自得,所谓小市民、市侩就是指这些人。更有甚者便是市井小人、市井无赖。

这种称谓春秋时期便有,而在欧洲对小市民阶级的描述与分析确要等到马基雅维利时代。在《佛罗伦萨史》中马氏冷静地描述了市民阶级的无知、狂热、懦弱和残忍。应该说,这些城市居民和城市居民沾沾自喜地鄙视的农民的素质差不多,如果不是更差的话。其原因,自然也是由他们的经济特征导致的。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