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aturday, May 07, 2005

周末

终于又熬到了周末,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礼拜两节课都会让我累成这样,已经不记得前两个学期是怎么过来的了。在德国的时候可以天不亮就起床,吃一大盆吃了三个月的musli去听Prof. Manfred "You know" Holler的课,回到寝室接着夜夜升歌。也许是因为在德国的时候可以逃课,而在这里只有七个学生,一个都不能少。也正是因为人少,今天打瞌睡被老师看得一清二楚,好在Griffiths是老好人,知道装傻。

不管怎么说,可以休息4天了,下个礼拜的课一概不上,礼拜三申请签证,礼拜五去布鲁塞尔(签证下不来我也要去!取道意大利偷渡进入比利时)。想想就爽啊。不过礼拜三要早上4:30爬起来去赶5:21的火车……那天中国人去别的地方不要签证就好了,连玻利维亚国民到欧盟都不用签证,凭什么我们世界第六经济体这样受人歧视?难道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就这么怕我们输出帅哥美女?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