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May 04, 2005

布里斯托之行(三)

巴斯(Bath)虽然号称英国最漂亮的城市之一,可是在我看来,意大利任何一个城市都比她美丽,即使被Giaco称为one of the ugliest cities in Italy的米兰都比巴斯美丽得多。

当然,在英国你不能要求太多,相比曼彻斯特和谢菲尔德,巴斯的确已经精致得多了。有很多不错的咖啡馆和二手店,街道很整齐干净,建筑虽然没有正宗的罗马建筑地道,不过也算工整。

从Roman Bath博物馆出来(其实那个澡堂子根本就没东西,实在是语音指导做得互动性比较强,让你不知不觉打发了很多时间,否则绝对不会有人愿意在这么个澡堂子里转一个半小时),在Museum Shop买了不少东西,最喜欢的就是很多拉丁文的磁铁标签,让你钉在冰箱门上的。从中我找到了最喜欢的恺撒和维吉尔,还有不那么喜欢的西塞罗。

在巴斯的后半段游程就是找地方买邮票和邮筒,当然,顺道也兜了不少小店,自从到了英国,我好像就染上了购物癖(这点给我爸知道的话估计他会比较低落),可惜看到的都是带不回去的东西。等走到精疲力尽腰酸背痛眼冒金星,我终于走回了火车站,坐上了去布里斯托的火车。14分钟以后,我就在往狼的寝室去的路上了。她还给我吃了一张薄荷味的糯米纸,象牙膏的味道。 晚饭没有再在米其林上找,直接撞进了一家饭店,没想到除了没有餐巾,别的从服务到食品都出奇地好,一看到上的气泡水是san pellegrino,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道地额……”果然,开胃菜和主菜都很完美。于是当小姐问我shall i bring you the sweets menu now?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想到我的火车,不暇思索地脱口而出:yes, please.然后脑子里才反映出三个数字20:18,20:28,20:38,记不清火车到底是几点了。而当时已经19:50了,而我的行李还在狼的寝室……带着满脑子这些烦人的想法,我吃完了我的tart(点菜的时候说i wanna a tart,感觉真是滑稽啊,不知道英国服务员会不会想起tart的第二层意思),和狼一起三步并两步地离开了,这时候我觉得,我的车应该是20:38的,或者说,我愿意这么觉得。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