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May 16, 2005

布鲁塞尔——市内观光

在广场看到很可爱的小孩子,牵着比他人还大的小狗跌跌撞撞地跑来跑去,还有一个长得很丑穿得很骚的一个黄种女人(我估计是中国人)在三个很乌龙的保镖的护卫下逛广场结果到处被人嘘。

第一次知道布鲁塞尔也有马克西姆,价格很合理。

然后我决定回旅馆把衣服换了,于是和大家分手了,约了晚饭时间在开会地点再见。回旅馆的路上看到蜘蛛跑车,很大方地把帆布掀在一边。

等我换掉西装,重新来到Charlemagne Building的时候,大家已经走了,Nikhilesh在电话里遥控了我的路线,可惜很不幸,象往常一样,我又迷路了。在寒风中转了一个小时才找到大部队。 接着大家坐了半个小时地铁,又步行了半个小时去看郊区的一个植物园。其实我没多少兴趣的,不过那个地方还是很漂亮。暖房本身不怎么的,但是整个宫殿和周围的草地、湖泊在夕阳下都显得很美。可惜这么好的地方居然被改成了高尔夫球场……

在植物园里观光的时候主要在和一个日本女同学聊天,从这场艰难的谈话中我深切地体会到了前不久反日运动对中日关系地损害。好在日本妞不仅问了不少关于中国的愚蠢问题,还向Frank(美国公民)做了很多关于美国的愚蠢评价。结果积起了两大国的公愤,被赶出了大国俱乐部,只好和新加坡、孟加拉同学聊天去了。

晚上的时候,大国俱乐部成员Frank, Nikhilesh和我决定出去喝酒。大家从讨论Hindi和Latin语言开始,讨论到了Charisma的问题,接着就是中美关系(Frank居然不知道他们对中国有贸易赤字)和印巴关系。我本来不喜欢印度人,也看不起他们,不过和Nikhilesh谈过以后,我觉得这个国家有最优秀的青年,因此也有最光明的前景。滑稽的是我们聊天的三个小时里居然碰到两次兜售玫瑰的,后来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这原来是个同性恋酒吧。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