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May 04, 2005

布里斯托之行(二)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手机里存着火车的发车时刻,于是赶忙翻书包拿出机器看,20:28,不是20:38。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下完了…… 偏偏这公交车久等不来,望眼欲穿啊。

到了15分的时候,慢吞吞来了一辆1路,看一眼路线图,1路虽然不到temple meads station,可是到temple meads,于是狼去问司机去火车站到底能不能坐,就在狼上车以后5秒钟,又慢吞吞来了一辆我们要的8路。于是赶紧把狼叫下来,两个人狼狈不堪地上了8路。(这么说来我不是变成狈了?!)

没想到这辆车为了等生意,开得异常笃定,正正好好20:28分到火车站门口,等我和狼飞奔到信息牌前时,我要的那班车已经开走了,前后只差了2分钟而已。但是我是那个郁闷啊。

怏怏地走回门口抽了一根烟,然后重新振作精神,回到售票处问我这张票还能不能用别的车送我回谢菲尔德。小姐看了看上面的valid only for specified train,然后笑容可掬地告诉我必须重新买票,33镑。没办法,掏钱,反正误火车也不是第一次了。去佛罗伦萨的时候宿醉未醒,误了intercity,只能补票坐eurostar过去,不过当时是拉的信用卡,也没概念到底多花了多少钱。更郁闷的是,我刚刚误的那班居然是直达谢菲尔德的末班车,补了33镑我还得在伯明翰换车。 和狼两个人在入口处钱大眼瞪小眼地等了20分钟,大家有气无力的告别了。过去一个小时的rush,让双方都没有了告别时应有的情绪,(也许狼从来就没情绪)。

到了车上,票务员查完票后告诉我,我先到伯明翰,然后换上去德比的火车,最后到达谢菲尔德。感觉就是被打翻在地,现在背上又被踩上了一只脚。 对过坐了个黑人小伙子,摆弄着一台中飞机,好像在剪辑音乐什么的。也许是过于疲劳和沮丧的缘故,我忽然对前几天才有的重组乐队的念头失去了兴趣,进而对整个周遭都感到厌倦,只想睡觉,睡觉……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