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August 22, 2006

Edinburgh, Prince Philip Mountbatten, duke of

HRH系列第二集,爱丁堡公爵蒙巴顿亲王菲利普。

王室+近亲繁殖=复杂的称号。这是另一个典型的例子。不过简单地讲,菲利普亲王是英国女王的丈夫,姓蒙巴顿,名菲利普。

蒙巴顿一词是德语巴腾堡的英语翻译,也就是说亲王先生祖上是德国人,实际上他的外祖父就是巴腾堡亲王路易。为了避免英国民众不必要的敌视,寄居英国的巴腾堡家族在一战期间改姓蒙巴顿。但是亲王本人被算作丹麦和希腊王室成员,而非德国王室成员,尽管他也有四分之一德国王室血统。

希腊和丹麦亲王菲利普1921年6月10号出生在希腊,也就是说他是个双子座。他的爸爸是希腊国王乔治一世和奥尔加王后(同时也是俄罗斯女大公)的儿子,希腊和丹麦亲王安德鲁。乔治一世是英王爱德华七世的老婆和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老婆,我还没说完,的弟弟。安德鲁亲王娶了巴腾堡公主爱丽丝。爱丽丝公主就是前面提到的巴腾堡亲王路易的女儿,也就是维多利亚女王的重孙女,因此是英国王位继承人之一。

好了,我们还是说说亲王本人吧。希腊和丹麦亲王菲利普1921年6月10号出生在希腊,也就是说他是个双子座。但是亲王只在希腊生活了18个月,他爸爸,也是刚刚退位的国王康斯坦丁一世的弟弟,就被革命法庭判了死刑。好在英王乔治五世,即爱德华七世的儿子,安德鲁亲王的堂兄果断地采取行动,派了一艘英国海军的军舰将他们一家营救了出来。

他们逃到了巴黎,住在安德鲁亲王的嫂嫂玛丽 波拿巴家里。但是不幸,很快安德鲁因为无法忍受流亡而开始酗酒、赌博,爱丽丝公主则发了神经被关了起来。亲王殿下的童年实在是糟得不能再糟了。

菲利浦亲王在Surrey念了小学,又在德国念了中学(那个中学是他姐夫的爸爸,巴登的麦克米兰亲王开的)。德国时的老师Kurt Hahn是著名的教育先锋。1936年,随着纳粹的日渐扩张,亲王离开德国回到了英国,继续在先期抵达英国的Kurt Hahn先生创办的Gordonstoun公学中念书。菲利普亲王貌似对自己的母校非常有感情,后来把自己的三个儿子都送到了那里念书。

1939年,亲王18岁,进入达特茅斯的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学习,成绩优异(我是说,各项都是第一)。不过大战很快爆发了,亲王没必要再在学校里小打小闹,可以直接开赴前线了。1940年,菲利普亲王作为海军少尉候补军官被派往科隆坡,后来调防埃及,据说还小有战功。大战结束时已经是上尉了。顺便说一句,日本投降时,他也在东京湾,不过是在英国战舰上。

1947年11月20日,菲利普亲王和当时的王储伊丽莎白公主结婚,婚前放弃了丹麦和希腊的王室身份,并且改信英国国教。公主的父亲,著名的乔治六世在婚礼前册封他为爱丁堡公爵、梅里奥尼思(也就是威尔士)伯爵以及格林威治男爵。不过显然亲王对军舰比对伊丽莎白公主更感兴趣,所以蜜月一结束就跑回海军上班去了,后来一直做到舰长。

1952年,大烟枪乔治六世死于肺癌和心脏病并发症。伊丽莎白继承王位,是为伊丽莎白二世。菲利普亲王于是辞去军职,一心一意做起了家庭妇男。对于没有把英国王室从温莎改名蒙巴顿,亲王颇不以为然,恨恨地说自己“被变成了一只阿米巴。”不过伊丽莎白很体贴地把海军元帅一职给了热爱航海的菲利普,另外还给了陆军元帅、空军元帅和海军陆战队元帅三个头衔。

我们现在都关心威廉王子的女朋友啦、查尔斯的老婆之类的话题,不过跟菲利普亲王比起来这些实在都不算什么。从1957年开始媒体就连篇累牍地报道他和女王之间的不和(尽管他和女王好象都没注意到这点)。关于他的女朋友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这里只举几个说明问题的。

有人主张,菲利普亲王和伊丽莎白的妹妹,自己的表妹肯特公主有一腿,考虑到乱伦是欧洲王室的一贯作风,这也不算太过分。又有小报称菲利普亲王有24个私生子。不过最夸张的还是说他和法国前总统德斯坦是同性恋。

尽管出生在希腊,可是菲利普亲王有一种非常英国的幽默感,喜欢说冷笑话。

一个小男孩(12岁)跟亲王说他长大了想当宇航员,亲王回答,“你太胖了。”

访问澳大利亚时,他问一个土著,“还在扔飞镖吗?”

参观一家爱丁堡工厂时,亲王看到一个做工粗糙的保险丝盒,评价说:“象是印度人装的。”

访问巴布亚新几内亚时问当地的英国学生,“没被吃掉啊?”

以下是其他一些quotes:

When a man opens the car door for his wife, it's either a new car or a new wife.

I don't think a prostitute is more moral than a wife, but they are doing the same thing.

The biggest waste of water in the country is when you spend half a pint and flush two gallons.

All money nowadays seems to be produced with a natural homing instinct for the Treasury.

We live in what virtually amounts to a museum -- which does not happen to a lot of people.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