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穿越打浦路隧道

穿越打浦路隧道总是惊心动魄的经历,从我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

这个隧道没有通风设备,所以里面总是充满了废气。由于隧道呈V形,所以越往下废气的密度越高。同时由于这个隧道特别长(估计挖的时候挖偏了,两点之间只有直线最近嘛),使得这个恶化的过程显得尤其的漫长。在最糟的地方,能见度大概只有50米,除了对面车道上汽车的大灯,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打浦路隧道已经40多岁了,现在据说要开挖它的复线(这充分说明中国经济没有过热,固定资产的投资仍然不可或缺)。的确,这条隧道的容量实在是太小了。只有一来一去两条车道,这在汽车保有量是个位数的1965年可能还不算什么问题,可是到了2006年就可以把隧道弄得瘫痪(实际上它也的确一直瘫痪着)。只要哪辆车在前面抛了锚——估计嘛不是什么800CC(我见过排量比这大的)的QQ就是就是超载200吨的长途卡车——后面的车啊人啊就可以支开折叠锅在隧道里生火做饭了,如果情况严重,还应该兼或考虑给自己的小孩在车上找个对象什么的,毕竟人要有长远打算。这一堵没个十年二十年的是通不了的。

不过或许情况也没这么糟糕,毕竟,人等的时间和堵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夏天堵车,那么你可能在接下来的20-30分钟内被热死。或者,如果你的位置靠近隧道中点,那你将会因为吸入过量汽车尾气和同车乘客放的屁在3分钟之内窒息而死(根据我昨晚的感觉,以25公里的时速通过打浦路隧道,在车窗完全关闭的情况下,相当于一口气抽掉400,000支红色软盒装万宝路香烟)。

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隧道突然塌了怎么办。你们要知道,这些隧道都是交通大学、清华大学的人设计建造的,那帮家伙高等数学的平均成绩是4.76分(满分100分)。昨天,在我坐的车慢慢地向隧道的最深处滑去时,我就看见了在视线的尽头(由于我说过的能见度的问题,所以其实就在距我15厘米处)出现了汹涌而来的水流。和我小时侯看的纽约大劫案里一样,洪水滔天——除了水从透明变成了不透明,浪头的颜色从白色变成了大便色。当下我就意识到,隧道塌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并不觉得特别沮丧。于是我建议我们的司机调头,不过由于只有两条车道所以调不过来。然后我打算下车步行回到地面上,但是由于后面是一条一直排到厦门的车龙,所以根本无路可走。于是,我最终被困在穿越打浦路隧道底部,坐以待毙。我的最后一个知觉是一辆QQ砸在了我的脸上,它猪肝色的车门上用屎黄色的字写着:头文字D(原文为繁体字)。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