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unday, July 15, 2007

法国行 D+1 Day 到达-圣母院-图丽尔花园-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凯旋门

4/27 早上
尽管为了改装飞机,我们起飞的时间比计划来的晚,但是到达时间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看来东方航空在改装机舱的同时还很体贴地给发动机上了turbo。那是早上七八点钟的样子,有点薄雾,但是很快就会消散。总地来讲,巴黎的天气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比我想像的来得热,所以我并不感到特别舒服。

我一直到入关之后都在或多或少的担心会被拒绝入境。好在法国帅哥边防警察很客气地只象征性的问了两个问题就让我们进去了。也许是由于疲劳,我竟然没有丝毫的激动情绪,一直到买好车票做上RER才稍许暗自得意了一把。


4月27号早上8点26分13秒

火车开得很快,我甚至觉得速度大概有160公里/小时,什么时候上海的地铁也能开到那么快,上海的经济建设一定能更上一层楼。(上海交通要尽快实现F1化)在我们的侧后方做着一男一女两个旅游者一路上不停地夸夸其谈。他们俩应该都是华人,女的是中国人没错,男的应该是马来西亚人。但是他们使用英语交谈,男的说得还算流利,我是说,as fluent as a Malay can be;女的有点嘟囔。把他们俩的英语加一块除以二,差不多是我们公司那个胖子的英文水平。

火车站Gare du Nord(其实站牌上写的是Paris Nord)换地铁五号线M5到Oberkampf站下,这是一个德语单词,意思是Upperfight,或许在这个地铁站上方发生过德国人与法国人之间的战斗吧。一出地铁站,我跟胡佳妮说,欢迎来到巴黎【...你也是第一次来嘛】。

好吧,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巴黎市内的风景,但是几乎还没等到我们走到饭店,which is 3 minutes away from the metro station,我们已经感到审美疲劳了。往好的地方讲,巴黎像极了宫崎峻在小魔女中描绘的那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我打赌巴黎是那部片子场景设定的依据),整齐、壮观、宏伟,到处都是宽阔得不计成本得林荫大道以及同样不计成本无边无际的金属屋顶。往差的方面讲,巴黎充满了理性主义的残忍和自鸣得意。房子的比例都大得夸张,窗户、柱式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傲慢式样。相比之下,意大利的城市要来得讨人喜欢得多。

我们在饭店边上的一家咖啡馆吃了早饭,服务比我想象得要好的多,因为根本就没有服务。胡佳妮对羊角面包(牛角?)赞不绝口,而我则对全民皆烟的事实目瞪口呆,我知道欧洲人喜欢抽烟,我也去过不少以嗜烟闻名的欧洲城市,但是没有一座城市的吸烟率可以和巴黎的一个零头相比,Every & each of them smokes.

4/27 上午
稍事休息,我们出发了,目的地是圣母院。从Chatelet车站出来的时候,感觉是突然有一千个外滩堆在我们眼前。毫无审美可言,纯粹是惊讶和厌烦。我们先去Polidor吃了午饭,它坐落在离圣母院不远的一条僻静的小路上。然后我们沿着贯穿ile-de-cite的几条马路兜了几圈。圣母院给人最深印象是她的神父出了英语和法语之外,还会说流利的日语和一点中文。



建筑本身中规中矩,令人感到厌倦。

圣母院之后,我们参观了地下考古遗址,这里是古罗马时期巴黎的所在。那个时候,巴黎还叫Lutece或者lutetia什么的,很难说哪个比哪个更好听。到了五点多,我们拜访了Saint Chapple,这是路易九世为了存放从君士坦丁堡买来的relics而建造的。买来的relics包括钉死基督的十字架的一部分,教堂以它的彩色玻璃窗闻名,从这点来讲,我们到的时间是最好的(几个小时之前,我们尝试过一次,门口排队的美国人有五六百米)。路易九世对宗教异常的虔诚,因此被成为圣路易,购买那些遗物的花费是建修这所教堂的三倍。

整个cite岛上,最令我感动的地方是巴黎警察局总部,1944年4月19日在这里,为了配合戴高乐将军解放巴黎,巴黎警察举行起义,在这里武装抵抗纳粹陆军。而今这个地方依然是巴黎警察的总部,看到门口站岗的年轻警察,我好奇的想,如果又有一次纳粹入侵,他会像他的先辈那样奔放地为国捐躯嘛?答案几乎是肯定的,这就是所谓的革命传统吧。


巴黎警察局总部/起义纪念碑

4/27下午
因为我们都很累了,所以下午仅仅安排了散步,计划是从卢浮宫Lourve出发,沿方砖花园Jardin des Tuileries向西到协和广场Place Concorde,然后沿香街Champs-Élysées继续往西直到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这是一条壮观的路线,但是在最后一段,由于疲劳我们有些心不在焉。越靠近凯旋门,香街的地价就越贵,而街道也是越来越丑陋,在最后一段马路上充斥着LV总店之类骇人的商店。但是凯旋门是令人感动的,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凯旋门。拿破仑在1805年取得奥斯忒里茨大捷之后许诺他的士兵将有一座凯旋门。尽管完工之时,拿破仑早已被废黜且死在了流放他的圣赫勒拿岛上,但是这是他的凯旋门无疑。在门的顶部有34面盾牌的浮雕,每一块盾牌都记述着一次拿破仑的军事胜利,在门的各面拱廊上刻着帝国军团的所有军官的名字。参观凯旋门使你深刻的意识到法国是个好战的国家,在凯旋门内的地面上有很多铭牌分别纪念法国在突尼斯、越南的军事行动,纪念法国收复阿尔萨斯和洛林【就是最后一课的地方阿?好感动】,纪念法国外籍军团的战士。



法国以它的文化著称,但是法国人显然对打仗的事比我们用心。我们只对把虚构的历史拍成色情暴力连续剧感兴趣,而这显然不包括朝鲜、越南、印度、西沙群岛或者珍宝岛。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