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July 16, 2007

法国行 D+2 Day 圣心教堂-红磨坊-蒙玛特尔公墓-拉法耶特百货

4/28 早上
在旅馆用了早餐,典型的continental breakfast, 不知道法国人除了咖啡加croissant,还有没有别的早餐,比如musli什么的。相比之下,英国人的早餐无疑是全世界最棒的,这全拜英国天气所赐,为了晚一点出门受罪,英国人早上的确需要一顿美味作为留在家里多一点时间的理由。

后来安妮和她的男朋友就来了。Joe是我第一个稍微有点接触的法国人,很遗憾,接触的结果和我预期的很不一样【你预期咋样?人家这么可爱的】,不过他不失为一个讨人喜欢的家伙。

然后我们去了蒙马特尔,这里曾经是艺术家们的聚居区。但是而今却是一个彻头彻尾、人山人海的旅游景点,每一条小巷的两边都开满了商店,琳琅满目的愚蠢的纪念品正大卖特卖。

我们先拜访了圣心教堂,由于造在蒙马特尔高地上,这座教堂的顶端是巴黎城仅次于铁塔的第二高点。穹顶采用了与佛罗伦萨大教堂一样的双层壳体结构,但是外壳因为受东正教拜占庭风格影响,显得被拉长过。当然佛城Doumo也被纵向拉长过,但那是工程需要而非审美问题。实际上佛城教堂的顶是全世界最大的穹顶,因为太大,所以正常的球体结构无法支撑其重量而必须进行纵向强化。话说回来,圣心的顶被安在鼓座上,所以显得尤其修长。实际上,我觉得这个教堂有点像缅甸的佛塔。就教堂本身来讲,这是1870年面对普鲁士人对巴黎无情的围困建造的,两位商人Alexander Legantil和Rohault de Fleury许愿,如果巴黎免于被德国人摧毁,他们就出资建造一所献给基督的圣心的教堂。尽管围困长达一年,且异常惨烈(巴黎人甚至吃光了动物园里的动物),但是最终巴黎没有毁在庳斯麦的铁骑之下,教堂一直到1919年一站结束才修好,可以说也见证了法国人对德国人半个世纪的复仇。



4/28 下午
我们在圣心教堂边上的la mere catherane用了午饭,我点的是鱼,很不错,据说1814年俄国哥萨克攻入巴黎的时候喜欢在这里吃饭,而他们催促上菜的词Bistro(俄语,快!)则成为而今简便饭店的代名词。

我本来打算下午逛蒙马特尔博物馆,顺便去Al lapin喝一杯,但是段安妮和Joe显然已经对蒙马特尔失去了耐心,于是我们直接前往了最后一个景点:蒙马特尔目的。

路上我们经过了大名鼎鼎纸醉金迷穷奢极欲恶贯满盈赚人热泪又赚欧元的红磨坊。留照一张为证。



顺便说一句,它的确是红的。由于mac的embedded color profile和windows的色彩管理不太兼容,大部分照片都将以黑白形式发布。

蒙马特尔墓地没有Cimetiere Pere Lachisse那么出名,但是仍然是寄托哀思的一个所在,这里安葬着Degas,Zola,Heine,Offenbach和Truffaut等人,但是这个墓地是如此之大(而它在地图上显得又如此只小),所以我最终只找到了伯辽兹的墓,并不特别漂亮。不过总地来讲,Cimetiere de Montmartre比伦敦和罗马的名人公墓来的幽静雅致许多,几乎每一座墓都是一座小小的石头房子,而且风格多变,比巴黎市区千篇一律的建筑群来的可人许多。

4/28 夜
为了更好地满足不同的巴黎旅游需求,晚上(其实也就是五点到七点,天还亮着呢)突击安排了Galeries Lafayette购物。这是一座壮观的百货商店,占据了boulevard Haussmann(巴黎改建的总设计师)十字路口四片中的三片,另一片则是壮如蛋糕的歌剧院。这样的布局显然压倒性地战胜了Harrod's。商店的内部略显局促,结构上看与南京路新世界极为类似,唯一突出的是玻璃穹顶,非常漂亮。

但是无论如何在这里购物部绝非什么开心的经历,嘈杂、拥挤、混乱。这里的中国旅游团已经导致了店方的营业员都是中国人,路牌、告示都是中文的地步了。当然,所有卖的东西也都是fabrique en chine

当然,出了中国人以外,还有美国人、加拿大人、土耳其人、越南人、阿拉伯人... ...可是法国人自己在哪里购物呢?这个问题后来在我们的旅馆得到了解答。胡佳妮,作为一名超市购物的狂热拥护者,提出要去拜访家乐福的总店。我们的前台先生无奈地告诉我们,巴黎没有家乐福。实际上,家乐福在非常偏远的一个地方,开车得走三天三夜,还得是法拉利。于是我们进一步诘问他平时在哪里采购生活必需品时,他告诉我们是那两个百货商店。我们恼羞成怒,歇斯底里地抓住他狂暴地喊道:“到底是哪一个?!哪一个更好?!告诉我们实话不然我们诅咒你的肉被野狗撕扯!!”他继续堆着那一脸无奈,透过老花眼睛注视着我们,冷冷地蹦出一句话:Ils sont identiques.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