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unday, July 29, 2007

法国行 D+10 Day 尼斯城堡-夏加尔美术馆

佳妮说很累,决定留下来睡懒觉,于是我单独出发去找Richard了。我们在附近的咖啡馆吃了早饭,一开始Richard和服务员还在一本正经地用双方都不太熟练的法语点菜。后来又来了几个客人,都和老板用意大利语打招呼。于是我们的面包上来时,我们也用意大利语道了谢。这下招待来了兴致,开始用意大利语和我们攀谈起来,我们告诉他我们曾经在博罗尼亚大学念过三个月的英语课程。于是服务指数立刻直线上升,当然,我认为ciao比au revoir好听多了。

吃完早饭我们去了滨海大道东头的城堡。路上经过尼斯的小菜场,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地方,各式各样的人在这里交易着从死鱼(刚死)到鲜花的各种东西。我们看到一些已经开花了的芦笋,Richard跟我说拿这种花包肉味道鲜美,在意大利很受欢迎。

城堡显然是整个尼斯城的最高点,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海湾,当然,看过那布勒斯的海滩之后,就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了。从山顶可以看到尼斯机场,很漂亮。

这个时候已经大约10点了,我们在半山腰的一个咖啡馆休息了一下。Richard给他的日本女朋友Taemi写了一张报纸那么大的明信片,然后我们沿滨海大道走回饭店。

太阳出奇地好,海滩上已经躺了不少晒太阳的人,甚至还有几个游泳的。

我们回饭店接了胡佳妮,然后一起去Negressco的Le Rotonde吃午饭。餐厅被装修成转马的形状,每到正点里面的小马什么的就会蹦蹦跳跳地唱几支歌。饭店还和Negressco共享一个童话世界般的卫生间,在那里,台面被装修成镶着宝石的宝箱的样子。不过在里面吃饭的人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平均年龄足有300岁。Richard一直担心坐在角落里一个装扮成马车的位子上的老奶奶会突然死掉。


餐厅内部


下午
Richard赶2:20的飞机,因为前一天他已经在网上做了登入,所以一直到1:30吃完甜点才动身。我们又呆了一会,喝了咖啡,然后去火车站的游客问讯处打听去San Remo或者San Tropez的轮船时刻表。

很遗憾,去那里的轮渡只有夏天才开,也没有直达火车。得到这个噩耗,我们去了夏加尔美术馆。

太阳很大,晒得人昏昏欲睡,礼拜天的街道又出奇地安静,像一座鬼城。夏加尔美术馆比我们想象的来得远。里面主要是一些圣经题材的作品,并不是夏加尔最出彩的主题。

从那里出来,我们实在太累,打消了去马蒂斯美术馆的念头,回饭店去了。

一个下午我都在洗衣服。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