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unday, July 29, 2007

法国行 D+11 Day San Remo

关于前一天,有几点需要补充。即5/6是法国的大选日,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是投票时间。我们回到饭店的时候大约6点多,正在播放大选特别节目。7点多的时候结果出来了,Sarkozy得到了53%的选票,成为了新的法国总统。

晚些时候,电视新闻显示巴黎的巴士底广场发生了骚乱,那里离我们在巴黎住的饭店不太远,幸亏我们走得早。相比之下,尼斯显得很安静,我想这里的人这么富有,应该要么是萨尔科齐的支持者,要么根本就没去投票吧。

补充完毕。

今天早上我们睡了个自然醒,其实也就9点就起床了。然后把包简单理了理,因为明天就要回家啦!等到大约11点钟的光景,我们出发了。

之前我们对到底是去San Tropez还是San Remo犹豫了许久。两者都是里维埃拉上赫赫有名的景点。Pink Floyd曾经为San Tropez专门写过一首歌,而San Remo则有“里维埃拉女王”的美誉。

后来因为胡佳妮想去意大利,我们还是选了San Remo。San Tropez看来只能等到以后访问普罗旺斯的时候再去了。


没有了Richard,我们又开始不知所措了⋯⋯

从Nice Ville坐火车到Vintimillie再转车到San Remo,全程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从尼斯有去San Remo的直达火车,但是尼斯旅游信息处的先生建议我们在Vintimillie换车,据说这样比较便宜。

不管怎样,我们买了从尼斯到Vintimille的车票,以及从San Remo返回尼斯的车票,出发了。不幸的是,我们12:36的火车被延误到了2点,一开始我们有点莫名其妙,就在月台上抓了两个列车员问话。看到他们绿色的制服,我就怀疑他们是意大利人(法国铁路的制服是蓝色的)。果然,我一开口Excusez moi,Monsieur,他们就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于是我改用意大利语问他们这班列车是不是去Ventimiglia的,这下意大利人找到了知音,还很慷慨地和我说起了英语。

我们确定,去Ventimiglia的车最早要等到2点05分。


停靠在Nice Ville的Treno Italia

下午
2:05我们上了车,经摩纳哥和Menton到达Ventimiglia,大约40分钟。从Ventimiglia去San Remo的是同一列车,2:58重新出发,于是我们下车买了票。给我们买票的时间间隔很短,一开始我们还有点紧张,怕时间不够,不过很快我们就意识到这是在意大利,我们的火车不会那么快离开的。自动售票机没什么变化,我们顺利地得到了车票。

不出所料,车子的确晚点了,而且意大利境内的每一站都晚点,一直到3点10分左右才重新出发。上来了一个热情的意大利老爷爷。我们简单地交谈了几句。

San Remo火车站和摩纳哥的一样,建在一座挖空了的山里。从车站出来,拿了一份城市地图,我们上路了。就在我从车站问讯处里得到地图的时候,胡佳妮站在一边目瞪口呆,好长一会时间才缓过神来。她结结巴巴地向我忏悔说,从我回国到现在,她一直觉得关于我的意大利语的一切都是玩笑,没想到我用意大利语要地图,意大利人居然一遍就听懂了。

当然,我得意了没几分钟,她又失去了理智,开始一口咬定刚才自己出现了幻听。

San Remo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和里维埃拉的大部分传奇景点一样,有一条拉风的滨海大道。有意思的是,除了在市中心,我们并没有看到太多的旅游者,昔日里维埃拉的女王显得有些落寞。


San Remo幽静宜人,相比之下,里维埃拉大部分景点都象芭提雅

从房子的外饰和沿街橱窗的陈列来看,这个城市并不特别富有。我们很快到达了市中心,然后沿小山往上,山顶有两个教堂,还有一个带观景平台的小花园,艾琳娜摄政王花园(Giardino Regina Elena)。


胡佳妮和教堂门口传说中的菲亚特500

那座教堂外表上看不处什么来头,但是走进去一看吓一跳,有十来尊异常精美的大理石雕像,还有许多精美的壁画,包括天顶最大的两幅。除此之外,花窗、粉红色的大理石等等无不显出教堂昔日的辉煌。这样一个小城能找到这么精美的教堂,实在令人惊讶。

在教堂的门口,有一个老奶奶在尝试和神沟通,顺便担任门卫的工作。我们进去的时候,是唯一的游客,一切都静悄悄的,为了补偿我们的入侵,我往募捐箱里扔了所有的硬币,其实都是些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分币。没想到,这轻易地博得了她的好感。不一会,进来了一对英国人。老太太突然从冥想中惊醒,对着那个女的大喊大叫,硬是把她赶了出去。有一刹那我以为这座教堂是不对游客开放的,好在原来只是因为那个女的穿了无袖的衣服罢了。把她赶走,老太太像怕吓到了我们一样,使劲朝胡佳妮甩了几个微笑。又过了一会,我们已经到了教堂深处,进来了几个美国人,又是大吵大闹又是闪光灯不断。于是,也被老奶奶赶了出去。等到我们游览结束,我们很礼貌地跟她道别“Arrivederci.”没想到她又堆起了满脸的微笑,给了我们一个热情的ciao~~


深藏不露的教堂

除了小山之外,San Remo没有特别出彩的景点。于是我们沿山路向下来到了市中心,想找点东西吃。山上有一座看上去很Q的餐厅,3-course set menu只要9.5欧元,可惜要晚上7点半才开门。我们在市中心的林荫道上找到了一家米其林餐厅,不过和他们山上的同行一样,还没开门,而我们的返程火车是18:50的。


胡佳妮找到了儿童乐园

于是我们想找个pizzeria解决吃饭的问题。就在我们向经过的第一个pizzeria里张望的时候,老板一下子冲了出来,把我们揽到了店里。他先声音洪亮地问我们是不是美国人——根据胡佳妮事后才华横溢的分析,现在旅游业发达的国家确认亚洲游客身份都这么问,这样日本人和中国人都不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当我们说明身份以后,他就开始声情并茂地介绍“意大利的三明治”。我礼貌地附和了一句"panini",他说,啊!你会讲意大利语啊!我跟他客套了几句,要了两个panini,两瓶气泡水,开始坐下吃饭。

然后事情变得越发意大利化了,这个老板毫不夸张地每隔五分钟就要来和我们聊几句,从东西好吃不好吃,到我们是哪里人。当我们告诉他我们是上海人时,他真正地发作了,不仅反复念叨上海这个词,还告诉自己的伙计和店里的其他顾客这里有两个上海来的。弄得我们感觉像刚被送到意大利展览的大熊猫。不超过20分钟的时间,这位先生过来招呼了我们六次(我没有打错)。快两年了,重新面对意大利人的热情,突然觉得不太习惯。


吃完饭我们就回尼斯了,和预计的一样,火车晚点了。有一个意大利老奶奶找不到去米兰的车正在月台上游荡。她问一个法国人知不知道去米兰是哪辆车,法国人问她会不会讲英语或者法语,老奶奶不耐烦地挥挥手,走开了。

两天前,当我告诉Richard我更喜欢意大利人而不是法国人时,他说,“可是,如果你和法国人说法语,他们马上会和你说英语;而意大利人……”

是的,我同意,可是我还是更喜欢意大利人。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