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Friday, July 27, 2007

法国行 D+8 Day TGV-尼斯-滨海大道

She sniffs it through a cane on a supersonic train
She made me laugh

早上

7:54的火车,所以我们开了6:15的闹钟,到6:45勉强完成了打包可以出发了。我不喜欢早班飞机早班火车之类的安排,但是只有这个时段的车次有打折。

我们在共和国车站(Republique)上了车,发现没有直达里昂火车站的地铁,就到巴士底换了一号线,到Gare de Lyon的时候大约七点半。车站的站台分为以字母排序和数字排序两部分,以数字排序的站台(也是我们上车的地方)比较隐蔽。不过我们还是在一位黑人保安的指点下找到了。直到上车前我还担心我们拿的自己打印出来的车票能不能上车,好在走到站台上才发现人人都是拿着一页A4纸在走。走到站台的尽头,有SNCF的工作人员守在一个缺口上,拿着激光枪挨个扫描大家纸上的条形码,就像飞机登机一样。

不管怎么讲,我们准时上车了。

车子很新,玻璃窗上的出厂日期是今年4月份,这和我们观察到的现象是吻合的。由于在站台上已经验过票了,所以上车后就没有这道程序了。除了卖refreshment的小车来回走过两次外,基本没有人打扰。

TGV的确很快,10点多的时候就到Avignon了,根据我的目测,车速应该在300-350 KMH之间。但是进入Provence-Cote-Azur之后,车子就变得异常地慢,不多不少在2:15的时候停靠在Nice Ville。前一天收到Richard的消息说尼斯的天气预报很不乐观。我们到达时也的确阴雨绵绵。胡佳妮不无失望地嘀咕着,蓝色海岸为什么是黑的⋯⋯

有趣的是下车前在我们之前几排看到一条大狗,整整七个多小时,小家伙居然一声都没吭过。

下午
我们住的饭店里火车站不远,步行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到了之后,立刻出发了,先去了著名的滨海大道(Promenade)。由于天空乌云密布,所以大海是黑色的,但是仍然非常壮观。我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看到大海了,或许是从布鲁塞尔飞回伦敦的飞机上。而上一次到海滩更不晓得是几许之前了。

蓝色海岸Cote-de-Azur的海滩过了Antibes(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格雷厄姆 格林的家,他写过一本关于我们此行目的地尼斯的书《我控诉》J'accuse)之后就是石头滩了。这是典型的意大利海滩,说实话,我觉得石头滩比沙滩来得讨人喜欢很多。首先石头不会像沙子那样沾在身上。其次,石头没有沙滩那种热带的暗示,而热带总令我想到内战、黑帮和发展中国家。相比之下,石滩要来得清新隽永许多。

在尼斯海滩西部的尽头,就是尼斯机场。所以不时有大大小小的飞机从海湾上空飞过。



蓝色是不想说

我们在滨海大道上呆了一小会就回到与它平行的另一条主干道Blvd. Jean Jaures上去了。午饭胡佳妮吃了一直想吃的放奶油而不时番茄酱的pasta(不就是caborana嘛),我吃了bolognese。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太阳出来了,不过天气还很凉爽。我们沿Blvd. Jaures往东北方向散步一直到了Acropolis Congres才往回走,期间经过很多可爱的小巷。尽管现在这些小巷都开满了纪念品商店,显得有些太商业化,但是整个道路系统的高低起伏、门窗的比例都十分讨人喜欢。


讨人喜欢的小巷

在Place Massena边,我们甚至看到了Lafayette,真是无孔不入啊。不过里面主要卖沙滩裤和比基尼,没什么特别好逛的。


然后,我们累了。决定回饭店睡个午觉,结果一直睡到Richard打电话进来。那时侯已经晚上11点了,我洗了个澡独自下楼去见他了。

重逢是感人的,尽管由于疲劳,双方没有太多的感情流露。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酒吧,喝了杯酒,聊了一些各自最近的旅行(他刚刚从意大利回来)。显然我能够准时到达尼斯以及没有在那里被人抢劫令他感到惊讶。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不过看起来我以前只是缺一份大比例尺的地图而已。

然后我们去了滨海大道,海滩上有不少没有拉到客的妓女问我们能不能带她们回旅馆,她们的英语比普通法国人说得标准。晚上的海滩比白天来得安静,可以听到浪花撞碎在海滩上的声音。夜色中看到白色的泡沫在海滩上生成又消失。

我们先沿着滨海大道,走到Negressco。透过玻璃窗看到装修成转马样子的餐厅,好比玻璃那一边是个童话世界一样。Richard显然非常兴奋。然后我们又去了Luc Salseco,这家餐厅就在回我们旅馆的路上,倚着一个僻静的街心花园后面,躲在几棵小树后面。搞清楚了两家饭店在哪里之后,Richard心满意足,终于同意回旅馆了。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