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July 30, 2007

法国行 附录一

关于巴黎的餐厅

巴黎的餐厅其实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复杂。我们的感觉是,巴黎有贵的餐厅也有便宜的餐厅,但是没有不好吃的餐厅。我们在卢浮宫的食堂里都可以吃到美味的食品(我的鱼很好吃)。当然,如果你选择在咖啡馆用餐,是另一码事。我们在蒙玛特尔的凯瑟琳妈妈饭店吃的饭味道也很好(鸣谢段安妮),尽管那是极度商业化的地段。在罗马,这样的地段里,什么好吃的都找不到,价格还都贵得离谱。

巴黎餐厅的服务员有时候会和你开点玩笑。比如,在凡尔塞,当我们问门口的侍者(其实是经理)有没有位子时,他不紧不慢地说peut être,意思是“也许吧”。还有一次在Angelina,我问服务员有没有两个人的桌子,服务员径直问我身后的胡佳妮Une?等我们向他强调Deux!他才如梦初醒地Ah!Deux...

当然,也有些饭店的服务是糟糕的,侍者是傲慢的。比如第一天的Polidor,就雇佣了一位不愿说英文、法文又故意讲地特别快的黑小姐。于是我一边咀嚼,一边明白了为什么只有凯鲁雅克和乔伊斯出现在这个饭店的guestbook上而没有海明威、菲茨杰拉德。因为凯鲁雅克的母语是法语而乔伊斯是语言狂。不通法语的美国人(以及中国人)到Polidor吃饭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又比如Lipp,这个餐厅傲慢的服务员喜欢把第一次光临的顾客都塞到餐厅最里面甚至楼上去吃饭,行业黑话叫“西伯利亚”,于是我们就的确被塞到西伯利亚去了。当然,他们也一分钱小费都没拿到(说起小费,我现在后悔没有给Bofinger的光头爷爷多留下一点)。Lipp还有一个一本正经看上去就欠揍的一个小头目,他们的领班也很虚伪的样子,打起招呼来都皮笑肉不笑地。不过为我们那张桌子服务的胖爷爷还是满友好的。

我们七天中到过巴黎最好的餐厅非Brasserie Bofinger莫属(虽然我总是很难把店名和brassiere区分开)。味道一流、服务一流、环境还可以,有一个很Q的卫生间。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