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June 02, 2008

青岛游记 第一天

2007年7月20日

一直到今天我才搞清楚两班飞机的起飞时间,王维昕的那一班是1825,我们的是2100。下班后我没有浪费时间,直接钻进了4号线,1830的时候,我已经到家了。

胡佳妮的情况就没那么顺利了。她搭同事的车1710从金桥出发,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最后还是迟到了半个小时,不过我们仍然及时感到了机场。(谢谢我爸爸的车技!)

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始,一进入候机厅就听到广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各种延误通知,差不多所有的航班都被推迟了。主要原因是恶劣的天气,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每年这几个月都是台风频繁光顾上海的时候。但是使我惊讶的这样是,之所以这样的气象条件不符合航空标准,不是因为云层过低或者能见度低或者风太大,而是因为天空中有雷电。

一亿美圆的飞机居然怕打雷,我都不怕呢。

不管怎么说,我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还是有三四架飞机在茫茫夜色中迎着瓢泼大雨由魔鬼般勇敢的飞行员驾驶起飞的。可惜不是我们的飞机,因此东航飞机永远晚点的神话得意延续。

航班被“无限期”推迟使我们隐隐感到不安。我拨了王娃的电话(范晔、王维昕、韩晴和崔露萍乘做春秋航空1815的航班已经降落青岛了),希望听到一些他们其实就在我们背后等飞机的消息。但是很遗憾,他们已经在青岛的机场专线上,正在筹划去哪里腐败了。这样的消息帮助我打消了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于是我开始耐心地等待天气好转。坐在我们对面的四个学生模样的人熟练地拿出了扑克牌,他们的领队则在一边用蹩脚的英语向一个外国老头解释80分的游戏规则。

不久传来了新的消息。我们的飞机已经降落在了南京,一旦天气好转就飞来虹桥,但是关于天气什么时候会变好则一无所知。

什么?!

这就好比洞房花烛夜和你老婆说,亲爱的,我很爱你,但是我决定先和Naomi Watts住在一起,什么时候你长得像她了我就立刻搬回来。

鸡巴。

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甚至地面都已经干了。但是当然,天空中可能还有闪电。广播仍然喋喋不休地播送着噩耗。

然后,熟悉而感人的一幕再度上演——东方航空开始发放食品和饮料,就连品种都几乎一样:达能饼干和麒麟奶茶。和去巴黎的时候一样,我们喝完了饮料但是剩下一袋饼干,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饿的时候吃掉它。

就这样磨蹭了一个多小时,到快十点的时候我们被通过广播命令从B2转移到B1登机口。那个口的候机室略微小了点,但是风景比较好,而且可以更方便地到达一楼。那里有无边无际的商店,还有可以看到跑道的玻璃窗。

最近的公告显示,我们的飞机将于2230起飞,但是实际上我们直到2300还在地上。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我们总算可以上飞机了。可能由于延误的时间比较久,所以登机手续异常地简单。

然后我们坐在狭小的椅子上等待起飞,然后我们等,然后我们等,我们等,我们等,等啊等,等,等。

然后我们继续等。

然后传来了空中小姐甜美的嗓音,告诉我们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起飞,然后我们睡着了。

睡了一会后,我醒了过来,我们还在原地,然后我又睡着了。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