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June 02, 2008

青岛游记 第三天

2007/7/22

前一晚休息得很好,临睡前我享受了一下卫星电视,看了一部Wild Sex节目。

王总神通广大地搞定了去崂山的车,是两部捷达的出租车。司机出人意料地热情,和王总称兄道弟的,弄得坐在后座的我心惊胆战。胡佳妮稀里糊涂地啃着早饭,酒店周围没有吃的,我们买了饼干充饥。

崂山是今天的目的地,但是事后证明这将是一次代价高昂的旅行。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和无处不在的笑里藏刀是国内旅游的主题——无论你的目的地是四川还是上海还是崂山。

我们沿新修的滨海别墅群跑了很久,然后支付了一人70元的进山费,最后被允许排到三十光年长的等待上山的车龙后面。等到通过索道前那段最拥挤的盘山公路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饿得前胸贴肚皮的我们被司机大哥领到了一个荒凉的小店吃午饭。

风景是一流的,凭山靠海造在悬崖边山,底下就是几个用来养鱼虾贝壳的池塘。菜很质朴,不过东西都很新鲜。有红烧肉大小的海蛰头,各式各样花纹优美的贝壳,一种只在崂山才有的螃蟹等等。

除去1200元的帐单,我对这顿饭很满意,如果价格是300块的话。

这个时候,天开始热了起来,我们又被拉到了半山腰的黄羊寺。一进门,就被告知上山的路上嵌了108朵莲花,如果都踩到的话就有bonus,于是我们傻乎乎地开始一边找花踩一边往上走。可是没走几步,就到了庙门口,然后导游小姐笑眯眯地介绍说:“这是第一百零八朵莲花,如果大家踩了它,此行就算功德圆满,回家之后就会好运连连……”

黄羊寺不大,但是香火却很盛,因为它有一个卖点,就是不需要还愿。不知道佛祖、菩萨面对痴男怨女的种种古怪要求究竟作何感想。从那里出来,我们想找一个道观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崂山道士,但是司机诳我们去坐索道,说山顶上有不用门票的道观,还有壮丽的风景。

青岛旅游的发达程度,不仅体现在全民一心对外宰客上,还体现在各种旅游设施的巧妙设计上。就拿这个索道来讲吧,卖票的地方和上索道的地方用一堵墙隔了开来,结果就是我们买了票才发现需要排两个小时队才能上去。山顶山有一家道观倒是没错,但是离开索道车站有几十里的山路,路两边的茶摊上坐满了形如连环杀人犯的道士打扮的人,不停地用勾人的语调和过路的上气不节下气的游客搭讪,试图给他们算命。风景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从山上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和胡佳妮因为要赶飞机,已经没有时间去金沙滩游泳了。于是在山脚下兵分两路,我们坐一辆捷达去机场,留下他们四个到金沙滩去体验初恋的感觉。

载我们的司机是个信仰基督教的女士,非常虔诚,虽然她从来也没搞清楚过自己的具体教派是什么。沿途除了听她介绍一些基督教的好处以及佛教的坏处外(所有的佛都是魔鬼),还知道了不少关于青岛的实用信息。比如,青岛市有八万常住的韩国人,现在正在机场和市区之间中国人不愿意去的地方修建韩国城,把高丽棒子全整那去。又比如,青岛很多小姑娘都嫁给了在青岛做生意的日本人(我估计实际上是被包的二奶),所以阿姨的生意四季如春地好,完全不受旅游季节的影响。

当然,最大的猛料是原来王胖他们四个并非如他们鼓吹的那样住在市中心,而是住在烟台的如家,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短暂的旅程很快结束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和阿姨道别。

很不幸,由于天气原因,我们的航班被延误了。亭流机场的物价水平直逼希思罗。我们最后在一个还算物有所值的餐厅里打发了晚饭。(我是说,相比20块一瓶的农夫山泉,我觉得还是40块一瓶的Perrier比较实惠)

就这么等了一两个小时,我们终于获准登机了。回家了。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