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意大利游记 10/2 上午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早上交换短信,得知他们已经回到了上海,说离开尼泊尔时还被海关刁难了一番。

我们7:10就起床了。7:30用早餐,很丰盛。在餐厅又见到操美国口音的华裔,想起自己的表哥,不仅感慨。

在马路对过坐船到圣马可(San Marco),但在Zaccharia下,步行到广场,路过叹息桥,人很少,留影。

圣马可广场上人也不多,我们抓紧拍了几张照。可惜天阴,所以效果不理想。但是HJN还是很激动,的确这是很美的一片建筑。可惜包括公爵府在内的大部分都因整修而被脚手架包裹着,严重影响审美。我们在广场上发了会呆,转入后面的名店街开始window shopping.

这时,对威尼斯的好感又慢慢回来了。看着小店里那些精美的玻璃制品,有一种穿越时光的感觉。可惜,圣马可广场后面的黄金地段上开的不是旅游纪念品商店,而是LV、Zegna之类的精品店。这和稍远一点的地方开的麦当劳一样和水城格格不入,甚至已经到了荒谬的地步。我只能安慰自己说这是为富裕的威尼斯居民服务的(威尼斯人也是人呀,也喜欢背LV的)。可是不管怎么说,一想到居然会有人要在威尼斯买LV或者任何和威尼斯无关的东西,就感到非常反感。

在迷人的水巷中徜徉到一半,突然想起来11:25要赶到公爵府参加“秘密路线”之旅。有点迷路,好在还是及时感到了。秘密路线是公爵府组织的guided tour,内容是当年水城帝国的强制系统(公检法什么的)。这是极有趣的一条路线而且绝对物有所值。这条线路必须通过预约参加这个活动才能看到,对普通游客是不开放的,这点倒是和秘密警察什么的特征很吻合,另外,参加这个活动就可以不排队直接进入公爵府,这无疑又给活动添了一份诱惑。大家知道,意大利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的统计,2007年意大利接待了4370万游客,排名世界第五,而06年是第二。这么多人对这么小的地方来讲,显然有些饱和了(甚至连威尼斯这么昂贵的地方),所以每个热门景点前都排起了一望无际的长龙,而如何超越这些队伍就成了一门重要的技术,不仅需要事先有充足的准备,临场还要有一流的发挥

导游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威尼斯的政治机器是如何工作的。威尼斯人500年前设计出的系统,论效率和精密,即使在今天比大多数国家的政治系统也不遑多让。比如,(对政治没兴趣的同学请直接跳到下一自然段)威尼斯的政治决策由15个贵族家庭做出,这15个家族也是威尼斯最富有的15个家族。这样的设计首先从物质基础上确保了政治体系的权利稳定。15个家族分别管理一个理事会(council),每个理事会都负责一部分政治事物,比如外交、财政、贸易、安全等等。各个理事会之间相互保密,而且每年轮换一次管理人,所以15个家庭都不能大权独揽。为了协调各个理事会的工作,有一个Grand Chancellor负责统筹,他也是整个威尼斯唯一知道所有秘密的人。为了防止他独裁,Grand Chancellor的候选人必须不是贵族,甚至也不能是天主教徒。而且他除了行政统筹,没有任何权力,但是享受很高的薪水和社会地位。Grand Chancellor终身任职,而贵族虽然也是终身的,但每个家族同时只能有一人在政府里工作。甚至公爵的儿子都不能例外。如此富有想象力但又极其实用的设计,使得威尼斯能够在那个腥风血雨的时代,面对教廷、神圣罗马帝国、佛罗伦萨和米兰等等强敌的情况下,始终保持共和国的本色。而它的邻居要么始终是独裁政体,要么因为把自己的未来寄托给救世主(美第奇、斯福查)而很快从共和蜕变为独裁政体。

站在狭窄幽暗的秘室里,想象当年统治地中海、连接东西方的贸易帝国,就是在这里处理全世界密探传回的消息,做出判断和决策,不禁让人唏嘘不一。

行政系统后参观的是执法系统,比较有趣的是卡萨诺瓦(Casanova)曾经待过的牢房。这位欧洲历史上有ranking的猛男曾经因为勾引修女(还碰巧是一位枢机主教的侄女)而被判入狱三年关在这里。不过六个月后他就成功脱逃。事后他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详细描述了自己成功脱狱的细节,包括从牢房里出来后撬公爵府的大门,撬到一半觉得累了,就在门口睡了一觉。

之后我们总算离开了狭小的秘密通道,参观了档案室。这个房间记载着威尼斯的一切,历史上也是保密的。每个档案柜的门上都印着那一届公爵的族徽。

再然后,参观路线就更开朗了,都是些接待室、审判室,为了展现威尼斯的威严,这些房间都很豪华,天花板上都有Tintoretto的绘画。

秘密路线结束之后,我们自己欣赏了公爵府对外开放的部分。我认为这是威尼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也是整个意大利最阔气奢华的宫殿。层高十米的房间,除了地板,墙上、顶上都是Veronese,Tintoretto,Tiepolo和——有的时候——Tiziano的巨型壁画,看到人脖子断掉才看了四分之一……这样的房间一个接着一个,没完没了。

若非像公爵那样生活在这里的话,恐怕是很难好好欣赏这些伟大的作品的了,现在我只记得那些画的尺寸,却全不记得任何感人的细节了。

但不管怎么说,公爵府过去800年都一直是威尼斯的权力中心,因此用各种形式体现她的荣耀也就不足为奇。从罗马帝国的一个难民聚居区开始,慢慢变成一个渔村、变成一个贸易港、变成造船基地、变成西方世界最富有的城市之一;从为了抵抗伦巴第人和斯拉夫人的入侵抱团自卫,到寻求拜占庭帝国和法兰克帝国的保护,到和邻国签定防务条约,到为邻国提供保护。在鼎盛时期,这个小城统治着意大利东北部和巴尔干的部分地区(马可 波罗,比如说,就是克罗地亚人,尽管现在我们都认为他是威尼斯人)并且支配着整个东西方贸易。而她聚敛的财富全都体现在了这里。导游说,直到今天Veneto(威尼斯所在的省份)人仍然后悔1866年加入了意大利。

谁又不是呢。


HJN在旅馆门口和Darth Vadar的合影(可她硬说是什么kilulu)


晨曦中的泻湖和威尼斯出租车


HJN和(问NPC借来的)G9,真是一部好相机啊


HJN和(the leftover of)叹息桥的合影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