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意大利游记 10/3 下午

晚上6:20准时到达博罗尼亚,在TI取地图和城市介绍一份,买次日去费拉拉车票。车票打孔后六小时有效,所以没有打孔。尽管选了9点不到的车次,但票子上没有注明时间,所以有了导致第二天错过火车的侥幸心理。

总地来讲,刚到威尼斯时因为排了一小时的队买船票(后来才知道可以直接上船然后要求补票),上了船之后天已经黑了,能见度很差,又冷又饿又无聊地在风浪里颠簸了一个小时,在丽都又没吃上热饭,加上城市里纪念品商店稍微太多了点,东西又奇贵……所以第一印象不是太好(尽管我们对这一切都有心理准备)。但这货真价实是一座最美丽的城市,甚至第一天晚上我们也无法不注意到这点。而在水城的小巷里转了一天,看了那么多优美的教堂和小店之后,这种隐隐的好感终于发作了。游人实在不用担心如果自己在这么小的一个地方呆上两个星期(像歌德那样)能做些什么。因为答案是能做很多很多,比如像瓦格纳一样去Casino……(实际上,casino这个词就是在威尼斯发明的,意思是小房间)。我甚至觉得在这里呆一个月都不会觉得厌烦,当然,托马斯 曼会说在这里呆上一辈子都没问题。

因为处于地中海的东缘,长期和拜占庭、奥斯曼 土耳其往来密切,威尼斯的建筑都透着一股东方气息,拱券都被做成洋葱形。也许是由于过分富裕,这个城市透着一股放纵的气息,无论是后宫风格的建筑,还是店里卖的假面,还是色彩斑斓的murano,还是曲线优美的贡多拉,还是戴着雷朋的vaporetto驾驶员,一切都那么极尽矫饰,那么眼花缭乱。但是水城的本质又使你无法把她当作一个荡妇来看待,因为当你踏上威尼斯的第一刻,你就无法不意识到这座小镇是多么脆弱,多么innocent(拿拜仑的话说就是随时会沉到海里去)。








有没有看到画面前方的DHL小火轮?

我们在博罗尼亚的这几天,当地正好办什么展会。博罗尼亚有10月初办展会的传统,04年我到这里的时候,差点被迫到郊区去投宿。几乎所有的旅馆全部订满了,仅有的几间空房不是在郊区就是贵到4、500块一晚上。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们硬生生从雅阁手里摘下了一个100出头的special offer,而且位置就在火车站对过,这于要经常去周遍城市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房间不大,但是床是king size的,层高大概有3米多,很舒服。打扫得很干净,清洁工每天还会喷香水,搞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晚上本来要去Diana吃饭,但是没有位子,而且招待很不耐烦地说明后天也不会有位子。我们在大街小巷里转了半天,总算找到一家米其林餐厅,叫罗德里格(Rodrigo)。这是个很不错的地方,甚至让我觉得即使Diana有位子,也不会比这里好(后来被证明是事实)。虽然门口的老大并不热情,但是有两个又友好又能干的服务员。我们的桌子边上挂着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时Rodrigo入选博罗尼亚十佳餐厅的海报,不知道十八年过去了,这十家餐厅还有几家健在。欧洲企业多无外部投资者,较美国企业来得远更短命(尽管最近美国有后来居上的迹象),但这也的确避免了美式帝国企业在欧洲的出现。Rodrigo的菜中规中矩,很地道但是并不出挑。虽然很对我的胃口,但是HJN似乎更喜欢充满想象力的厨师,因此表示无论这家餐厅多么让她满意,以后都不来了。比较有意思的是传说中没有标价的女士菜单今天得以亲见。


重返博罗尼亚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