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意大利游记 10/4

今天去费拉拉(Ferrara)玩。

这个城市因为保存完好的城市地貌(landscape)被选为UNESCO世界遗产,最著名的景观是Este家族的城堡。

04年底,Asaf和他的妈妈来这里玩过,惹得我好不羡慕,这次总算如愿以偿,自己也能亲身过来走一圈了。

前一天买好的8:56的车票,但是8:10起床的我们,奇迹般地错过了火车。只好坐9:56那班。于是先去吃了早饭。尽管HJN一开始想吃麦当劳,不过我们还是进了一家旅馆边上生意兴隆的咖啡馆。我们要了橙汁和latta macchiato,一个pizza和一个羊角。

饭毕去等车,在候车室里有两个美国人和三个印巴人在聊天,相谈甚欢,直到印巴人管Obama叫your next president.美国人于是开始耐心地向他们解释美国大选的原理。

然后车来了,是regionale,条件不好。很挤,很多人没位子,和前一天的ES完全不好比。不过我们倒是都找到了位子。

30分钟之后到费拉拉,在TI取地图一份。沿车站前的大路稀里糊涂走了一站,才知道这叫加里波第大街。反正意大利每个城市都有加里波第大街、依曼努尔大街、独立大街和九月XX号大街(都是和意大利独立/统一有关的)。沿加里波第大街一直走就能到市中心啦!

一路上什么人都没有,但是风景很好的。笔直的林荫大道,地上铺着金黄的银杏树叶。一片寂静中,我们呼吸着久违的清新空气,快步前进。经过一小片广场就到市中心市场了。与刚才一路上的安静不同,费拉拉的市中心非常热闹,有结婚的宴会和跳蚤市场。

我们在市场里略微逛了逛,就奔Castello d'Este而去。这是一座被护城河环绕的美丽城堡。尽管并不华丽,但是里里外外都看着舒服。我们买了带塔楼的联票。在城堡内参观了地牢(没有想象中的性感)、花园、礼拜室和会议室等等。尽管看过了威尼斯和佛罗伦萨,Este城堡里的装饰一点也不吸引人,但这毕竟是资助过Alberti的公爵的府邸,从结构上讲是无懈可击的。

从城堡出来,在之前经过的frommer's餐厅Enoteca "Al Brindisi",这个貌不惊人、我们靠误打误撞找到的餐厅随随便便就把之前那些什么Antico Martini啦、什么Giostra啦都搞得黯然失色。根据吉尼斯世界记录,这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餐厅,已经有573年的历史了。底楼的大堂是哥白尼在费拉拉大学攻读学位时的居所。1973年庆祝哥氏500周年诞辰的时候,教皇保罗二世和波兰枢机主教Wiszinsky就是在这里吃的饭。人家餐厅的guestbook都是影星、球星什么的,上点档次的,就是指挥家、王储什么的。这个餐厅的guestbook上面是切里尼、提香。这么根正苗红的餐厅,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菜式比较朴素,但是都很有创意,而且非常工整,虽然服务员只说意大利文,但是服务质量是很好的。比较值得一提的是HJN吃的套餐,每道菜都配一杯不同的酒,喝得有些人开始发酒疯了。

从餐厅出来,我们开始往火车站走,先路过了一家超市,买了点吃的,和HJN认为很便宜的润肤露(事实证明其实是洗面奶,娃子你知道没文化的苦了吧)。然后我们到了一个小花园,里面有两台秋千,哎,我们俩都很久没荡秋千了,于是疯了很久,欢乐无边。坐4:10的火车回博罗尼亚。和当年的同学Giacomo约好了七点在海神喷泉(Piazza Nettuno)碰头。

Giaco迟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但这是意大利嘛,所以我也不怎么恼他。他带了个朋友Giulio一起来,Giulio是一个高大但是和蔼的摩德纳人,极富幽默感。Giaco比3年前在曼彻斯特分别时瘦了很多,其实我已经不记得他在曼彻斯特时的样子了,只记得在汉堡的最后一个早晨,在Matina门口撞见他时的情景。从后来的谈话中得知,他毕业后并不顺利,先花了一年取得最后的学位,又花了差不多2年希望得到奖学金以便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未果。最后开始找工作,但是经济形式已经开始恶化。

我们在Via Zamboni上赫赫有名但是我从来没去过的Irish Pub喝了2杯啤酒,看国米与博罗尼亚的比赛。进了一个球后,我们离开,他们去吃饭,我们回饭店。


HJN在伊斯特城堡上


HJN在秋千旁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