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意大利游记 10/5

今天的安排是早上游览帕尔马Parma,下午游览Modena,可惜事实证明这样moderate的计划对我们两个废人来讲也是太野心勃勃了。

早上起得就晚,因为车票上没有时间,所以睡下去是就没打算准时起来。一觉睡到了8:30……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在昨天的小店吃了早饭,老样子,pizza+latta macchiato。他们有很和蔼且能说英文的美女服务员,还有不能说英文但是同样和蔼的美女服务员——博罗尼亚的姑娘是全意大利最漂亮的,尽管马克 吐温会认为是热那亚的——以致于前六天我一个劲地奇怪为什么意大利的美女突然都消失了。原来只是以前自己被宠坏了罢了。

又想到关于Bolognese Spaghetti的逸闻。

十点半终于上车了,停摩德纳和Reggio Emilia两站后,十一点四十分停在帕尔玛。居然没有找到TI,只好凭极其有限的记忆向市中心推进。帕尔马正在举行威尔第歌剧节,本来我们也想看的。但是等我们想到要订票的时候(提前三个月)只有一个很不便当的时间、只有Nabucco(我想看茶花女!)而且只有一张票了。于是只好作罢。

我们走了大约5分钟之后,来到了一片草地,有一队少年正在进行鼓号+旗操练习,眼花缭乱。我们停下来看了一会,HJN很是激动。过草地,参观Santa Maria della Steccata教堂,里面还在做弥撒,意大利的弥撒可够晚的,不过这还不是最晚的呢。从结构上讲,这是一个希腊十字形的建筑,尽管有穹顶,但是肋券的使用还是让人觉得歌特的味道比较浓。肋券造得很有特色,壁画也风生水起的,但经过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的集中轰炸,现在有些审美疲劳,对任何艺术品似乎都有些提不起精神。

两个教堂之后,沿共和国大街闲逛,参观了一个集市,多是民间艺人在卖自己手工制作的小摆设。然后又window shopping一路,至一交通转盘处回头往市中心方向走。

到了圣约翰(San Giovanni)教堂,这里也在做弥撒,不过很快结束了。教堂里的壁画并不特别抢眼,反而让我第一次有机会仔细看看教堂的工程结构。原来十字的两边都是礼拜堂(chapel),以前都没注意过。

在San Giovanni不远处就是帕尔马大教堂(Cattedrale di Parma),这里是少数几个我还有印象的上次来过的地方之一,尽管我一点也不记得门口有这么大一片广场。里面正在装修,我们也就随便看看。大教堂边的洗礼堂是座美丽的粉红色大理石建筑,光这些大理石就值好多钱,哪怕是在意大利。意大利那么多宏伟的教堂,最后能找到大理石把立面做完的也趋指可数。可惜洗礼堂今天不开门。

这时已经下午一点半了,我们开始找传说中的Gallo d'Oro吃午饭。可惜足足找了40分钟,还得到两个警察的指点,硬是没找到。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经历,无论是对我的大脑还是对我们的胃来讲。其间倒是路过另外一爿米其林餐厅,但座无虚席,而且意大利的餐厅都是不翻台子的,再等也没用。

最后我们终于放弃了,在一个咖啡馆用tortelli和togliatta解决了午餐。

午餐之后就打算去摩德纳了,但是迟迟未有Giaco的回音。本来前一天约好今天在摩碰头的,看来人家也只是客气客气。加上天色已晚,高峰时段又只有站票,且价格昂贵。于是我们决定在帕尔马继续打发两个小时。他们的国家画廊正在举办Correggio的宏大展览。可是HJN说累了,不想看博物馆,于是作罢,反正我们已经在圣约翰和大教堂里看过他的主要作品了。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大队身着古装的游行者,吹吹打打地往国家画廊的方向走。走近了一瞧,原来就是早上的鼓号队。凡是根梳妆打扮有关的事情,意大利人都很用心,也很在行,哪怕是古装也不例外。他们有的人扮成农夫,提着瓜果面包,有的人变身猎人,背着弓箭,披着斗篷,还有的则是战士模样,穿着盔甲,骑着马。不过更多的则是宫廷人物的装束,穿戴让人想起那些一本正经的贵族肖像。

然后我们躺在草地上发呆,直到5点,开始往车站方向走。路过圣保罗(Sao Paolo)花园,根据墙上的介绍,似乎是司汤达小说里某个人物的居所。大概是《帕尔马修道院》吧。这本书评价极高,甚至有人把它置于《红与黑》之上,可惜我没有读过。司氏也是当年意大利接待的浪漫主义名士之一。尽管也有悲剧性的生平和令人肝肠寸断的爱情故事,但是始终不如拜纶、雪莱什么的来得pop,或许是因为活得太久吧。

5:20我们坐上了回博罗尼亚的火车,尽管我们买的是regionale的票,但是欧洲之星的检票员叔叔一点都没找我们麻烦。


帕尔马街头的神龛


用粉红色大理石砌成的洗礼堂


Mju Zoom镜头中湛蓝(漆黑?)的天空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