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意大利游记 10/6 上午

今天去拉维纳(Ravenna)看马赛克。说起这座小城,虽然离博罗尼亚才八十公里,但我在博时,竞从未想过去拜访她一下。尽管RR和FF回来之后都对那里的马赛克镶嵌画赞不绝口,但是HH脑海中的马赛克的概念还是小时侯厕所里的样子,一片和一片之间是湿漉漉、脏兮兮的水泥缝。一直要等到回国后在电视上看到,才能想象那些画的伟大。于是整整三年,一直对错过了拉维纳耿耿于怀。在这次博罗尼亚周边的三个day-trip中,拉维纳是最令我向往的一个了。

有了昨天的教训,今天我们起得足够地早。在老地方吃了早饭,9:08上了火车。这是一班慢车,80公里要断断续续地跑77分钟。相比之下,9:26那班尽管不停几站,但要在法恩扎(Faenza)转车,整个车程也差不多。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08分的这班。

10:25在拉维纳下车,在月台上我们看到火车站外居然有一些船悬在空中,很是不解。不过拉维纳直到中世纪早期都是海港城市,在罗马时期还是帝国舰队的基地。

我们按照导游书的提示,先预定了两天后星期三早上罗马博盖塞(Borghese)博物馆的入场券,小小地得意一记。不过人家服务很周到,我是用英文完成的预约,一面为不用操练意大利文舒了口气,一面又为没有机会操练意大利文感到有点遗憾。之后一整天,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贝尼尼的雕塑(阿波罗和妲芙妮是我最喜欢的雕塑)就感到很高兴。

从火车站出来,沿法理尼大街到波波洛(Popolo)广场右转,在小路上买了块pizza吃,尽管我们刚刚吃完早饭。但是HJN好象是真地爱上pizza了。走到TI,取地图一份,然后开始欣赏San Vitale教堂的马赛克画。这是一座外表非常朴素的教堂,只有两、三层楼高,外墙全为砖石。但细节之处又很有特色,兼具罗马式和拜占庭式建筑的风采。教堂呈八边形,每边都有飞券支撑。内部有绘着美丽壁画的穹顶,但最引人入胜的无疑是那些马赛克。尽管在画上、电视上都见过,但亲眼看到这些马赛克还是让人有窒息的感觉。或者是想哈哈大笑的感觉,或者是想大叫大跳的感觉,ecstasy的感觉。但实际上我只是站在那里,仰着头傻笑。



这些镶嵌画比照片上的来得鲜艳,与别处无论多华丽的马赛克相比(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可能是例外,尽管我不确定当年拜占庭的马赛克被保留下来了多少),拉维纳的马赛克用色更富想象力,我们看到对绿色、红色、白色等明快色彩的大胆运用。另外,画中人物的形象也更生动——除了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和他的希奥多拉皇后(Theodora)一本正经的肖像以外——基督、使徒和圣经人物们都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查士丁尼是少数几个我有点印象的东罗马帝国皇帝之一,因为以前经常提到查士丁尼法典是现在大陆法的妈妈。查士丁尼带领动罗马帝国实现了罗马的中兴,这位(按照壁画来看)英俊的皇帝,不仅一生文治武功(文包括编纂法典、治理腐败——结果几乎触发了内战,武包括抵抗波斯、消灭当年入侵罗马的汪达尔人、解放大半个西罗马)、娶了当时公认全国最美丽的女人,还顽强地活到了82岁。同时,他还建造了奇迹般的索非亚大教堂。看着这位皇帝坚毅但又有几分诙谐的脸,不禁对当时的情景浮想联翩。


查士丁尼大帝

他对面的老婆希奥多拉皇后比起他青史留名的皇帝丈夫来可一点也不逊色。这位当年在君士坦丁堡叱诧风云的交际花,淫荡到正人君子避之不及的程度,而后突然皈依基督,从埃及回到君士坦丁堡靠纺纱为生,然后又无可救药地和查士丁尼(那时还不是皇帝)坠入情网,后者为了她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规定从良妇女可以嫁给皇帝。婚后希奥多拉私生活滴水不漏,就连最苛刻的史家都没说过她一句不是。现在一般都认为希奥多拉辅佐查士丁尼不遗余力,简直就可以算共同执政,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希奥多拉皇后

在San Vitale买的八块五的联票使我们今天可以看三个任意博物馆,所以我们又去了同一个花园里的Galla Placidia的陵墓。说是说陵墓,mausoleum,不过其实是很小的一座建筑,甚至可以说只是一座小房子罢了。Galla Placidia的哥哥、丈夫和父亲都是罗马帝国的皇帝——根据介绍。她的爸爸是赫赫有名的希奥多修斯大帝(Theodosius the Great),虽然出身名门,但是这位公主的身世却并不顺利。在西哥特人洗劫罗马的时候,她被掠为人质,随着这群野蛮人在欧洲各处游荡。不久她被迫嫁给了后来的西哥特国王Ataulf。在西班牙,她生下一个早夭的儿子。但是她的一位热切的仰慕者Constantius将军为了营救她,和西哥特人孜孜不倦地进行着战争,六年后,Ataulf死,Galla和Constantius成婚,后者就是后来的Constantius III皇帝。在此期间,她的哥哥Honorius一直是罗马皇帝,不过他喜欢性骚扰自己的妹妹,以致于Galla后来被迫逃到了君士坦丁堡。

其实在我看来,Galla Placidia的哥哥、丈夫和父亲都不如她的女儿来得出名。这位活宝公主写信给当时正在围攻君士坦丁堡的匈奴王阿提拉,叫他到拉维纳来拯救自己,说她的妈妈强迫自己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于是又了匈奴王围攻罗马的一幕。

这座小房子被建成一个希腊十字形,为了保护里面的马赛克,门口挂着厚厚的帘子,屋子里只有极微弱的灯光,仅够看个大概。我们从十字的一端进入,另外三端分别放着Galla Placidia和她的哥哥、丈夫的石椁,都很大,外面的浮雕有的完成了,有的则被破坏了。这三个石椁在这里已经停放了超过1500年,尽管介绍上说Galla Placidia的遗骨其实不在这里,但是能够这么接近当年的皇后、皇帝,仍然给人奇妙无比的感觉。即使在当时,能够这么靠近他们的人也没几个,更何况是1500年之后。不得不承认,意大利人很擅长营造气氛。站在黑漆漆的小屋里,注视着这些石椁,让人觉得时空交错,仿佛来到了他们的梦中。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