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Friday, December 26, 2008

意大利游记 10/6 下午

从Galla Placidia的陵墓出来,我们去La Gardela吃午饭。可能是因为生意太好了,顾客又全是游客,这又是拉维纳唯一一个得到Frommer's推荐的餐厅,这成了Frommer's第一个让我失望的推荐。

饭毕,参观但丁墓。这位伟大的、划时代的诗人在离开佛罗伦萨后,四处流亡,现在几乎每一个当年收留过的地方都为他竖起了纪念碑和雕像,但他最后的归宿却是拉维纳。拉维纳无疑为此极其自豪,就像公爵府的导游为威尼斯曾经保护过伽利略而感到自豪一样。后来,但丁真正地红了。拉维纳为了保住诗人的遗体,淘气地和佛罗伦萨人作对,哪怕后者甚至搞来了教皇的手谕,要求拉维纳把遗体还给佛罗伦萨。佛城无奈,只好央求拉维纳由他们来供应但丁墓前的灯油。在但丁的墓上,刻着他朋友执笔的一行小诗,parvi Florentia mater amoris,意思是佛罗伦萨,不怎么爱我的母亲。不知怎地,站在狭窄幽暗的墓中,竟感到一阵阵莫名的酸楚,以致于潸然。知识分子的流放和自我流放,是常演不辍的悲剧。

从但丁的墓出来之后,我们已经错过了2:35的火车,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地去看了联票上的另一个经典,新圣阿波里奈尔(S'Appolinare Nuova)教堂。不过回博的时间还是比较早的,3:31上车了。因为担心罗马的景点太多跑不完,所以安排这个晚上进行购物。不过没什么效率,买得起的东西看不上,看得上的东西买不起。博罗尼亚城市不大,但是精品店倒很多。我们重新拜访了自称意大利最好吃的巧克力店,就在Via Luigi Carlo Farini和Piazza Calvani口。RR据说搞到了他们的秘方,在汉堡漫长而寒冷的冬天里曾经不停地做巧克力给我们吃,不过说句实话,还是这里的比较好吃,人家肯定有什么东西没告诉他。


但丁墓前的灯油,现在是佛罗伦萨供给的,墓的上方写着“美德与荣耀”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