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意大利游记 9/29 下午

然后我们跨过老桥(顺便细细欣赏了一番老桥上琳琅满目、巧夺天工的各种首饰),去Palazzo Pitti。尽管前一天还在导游书上看到过,但今天居然忘了,Pitti礼拜一不营业。

于是只好从Ponte alla Carraia退回到北岸,顺便window shop了Ferragamo的总部。然后在河边和新圣母教堂(Santa Maria Novella)之间按照DK的介绍做了个walking tour,但并无特别迷人之处,除了昨天已经看过的Palazzo Strozzi之外。

Strozzi家族当时也是佛罗伦萨的望族,说来和美第奇家族还有姻亲,可是Strozzi家族是坚定的共和主义者,反对美第奇家族的独裁,因此受到迫害。现在Strozzi家族生活在美国,仍然是一支重要的力量。Palazzo Strozzi由传奇般的银行家Filippo Strozzi兴建。他年轻时被美第奇家族放逐,后来在那布勒斯经商,发了大财,回到佛罗伦萨之后,他耐心地购买土地,一块又一块,直到他的土地比美第奇家族居住的宫殿(Palazzo Medici Riccardi)还大时,他把上面所有的建筑全部拆掉,然后委托Benedetto da Maiano为自己的家族建造一座佛罗伦萨最大的宫殿。他成功了,但也把Strozzi家族送上了破产之路。

Palazzo Strozzi和Palazzo Medici Riccardi同是文艺复兴上升期的代表,它们都是商人的建筑,因此都透着商业精神(严肃的大毛石外墙、精确的比例),尽管是为了炫耀财富而作,但又绝无暴发户的痕迹。看到这些建筑,很容易想到文艺复兴那些美好的东西:理性、秩序、对人体的热爱和好奇……

其实,私下里我觉得自己喜欢Strozzi宫甚于美第奇宫,当然,这一方面是因为前者较后者晚了将近50年,因此在借鉴后者的基础上,比例更加和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Strozzi宫独占一整个街区,有四个立面,而美第奇宫因为造在转角上,所以只有两面。

新圣母教堂要下午3点半才开始待客,所以我们在Piazza S.M.N.上的咖啡馆里喝饮料打发时间。直到2:45,起身先参观Palazzo Medici Riccardi。作为美第奇家族的寓所,这座宫殿的内部比外部更引人入胜,有着幽雅朴素的中庭和小花园,精致的房间和走廊。当然,还有Benozzo Gozzoli在Cappella di Magi里所作的美第奇家族全家福。服务员很好心地指给我们看哪个是Lorenzo il Magnifico。

本来我们还要去美第奇家族捐赠的图书馆的,但是2点就已经关门了。我们前往几步路之外的圣洛伦佐教堂(San Lorenzo)。其实这是一组庞大的建筑,但是包括Cappelle Medicee和Cappella dei Principi在内的大部分(也是最精华的部分)都不开放。我们只好看看教堂本身了事。然后又参观了地下室里的柯斯莫的墓,这倒是很有趣的经历。以前我们只在教堂里看到铺在地上的墓碑,这是某某主教,这是某某圣人。这次在圣洛伦佐,看完教堂地板上的墓碑后,还可以下到地下室看看灵柩。

很遗憾,没能看到Cappelle Medicee中米开朗基罗所做传说中年危机人士严禁参观不然会导致自杀的洛伦佐和他的哥哥朱利安尼的石棺。

更为遗憾的是,从这里出来回到SMN时,发现教堂已经于5点闭馆了。本来打算看完这里再去圣马克教堂(那里有Michelozzo的图书馆)参观的,但是被SMN这么一折腾,大为扫兴,当下决定直接回旅馆休息。

路上本来要去自称“已调出全世界最好吃冰淇淋”的Vivoli,结果也因为周一关门。悻悻然,在一家叫Vesti的冰淇淋店点了个巧克力+原味的grande,也很不错。

晚上,我们在离旅馆很近的Giostra吃晚饭,是米其林和frommer's双重推荐。这个餐厅是由哈布斯堡王朝的后人开的,服务很好,刚坐下就送了我们汽酒和丰盛的开胃点心。我们分别点了烤金枪鱼和Maremma牛肉(来自Maremma)。尽管很想吃sache torte作甜品(因为他们有王室秘方嘛),但实在太饱了,只得作罢。我对自己的牛肉感到满意,但HJN似乎并不喜欢自己的鱼。总地来讲,我这家餐厅有点overrated,也许大家都是冲着王室的神秘气息来的吧。席间有一个坐在边上的法国人和我们搭讪,非常健谈,又刚从中国回来(去了上海)。我们进行了愉快的交谈(穿插着对对方国家的赞美),这是一个尽兴的夜晚。


HJN在老桥上


HJN在毕蒂宫前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