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December 08, 2008

意大利游记 9/29 上午

早上6点就醒了,看来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当然,前一晚睡得特别早也有关系。起床之后写了点日记,HJN洗了衣服,我们都在等8点开饭。

8点下楼,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但是这是意大利,所以我们并不惊讶。一直等到8:10,管早饭的才睡眼惺忪地出现。吃了和前一天一样的早饭,边吃边看新加坡的比赛集锦,原来Kimi退赛了。第二名是辆威廉姆斯。

今天一早先去Bargello博物馆,早上非常冷,我们一边走一边直哆嗦,不过进了馆子就好了。Bargello以前一直是佛罗伦萨的警察局兼监狱,bargello这个词就是警长的意思。这个地方人不多,以前用来处决犯人的中庭现在放着好些美丽的雕塑。

我们是冲着唐纳泰罗(Donatello,在忍者神龟里他是老四,但是考虑到中国观众的认知水平,被改成了爱因斯坦)的大卫来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欣赏了Gianbologna的Mercury和Bacus塑像、米开朗基罗的Bacus塑像和其他很多藏品,多为饰品摆设,甚至还有一个张飞的骑马铜像。

唐氏大卫就和米氏的很不同,尽管不如后者那么出名,但也是公认的杰作。米氏是雕塑大师(尽管画也画得出奇地好),但是作品多为大理石,铜像很少。唐纳泰罗要比米开朗基罗早,他是Ghiberti的学生,而Ghiberti是佛罗伦萨洗礼堂铜门的中标者。唐氏在吉氏的作坊里练就了一手铸铜的好手艺。如果说米氏的大卫充满了力量、戏剧性和紧张的话,这个大卫就象征着幽雅、哀伤,还有一点点儿童色情。不过从技法上讲,已经近于完美了,尽管解剖还没有达到完全的正确。

Bargello出来之后,我们在执政团广场上转了转,欣赏了前一天匆匆掠过的那些雕塑。然后就去了老宫(Palazzo Vecchio)。老宫的展览只有两层(除去只有抱海豚的小孩的底层),第一层是一间可以容纳500人的会议室,而且的确正在举行会议,因为老宫现在还是佛罗伦萨的市政厅。墙上有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的巨型壁画。气势很足,像威尼斯公爵府。还有一些雕塑,都是象征佛罗伦萨的对外军事胜利的。

两楼都是些当年主要家族的起居所在,对于正在装修房子的朋友,倒是很有启发,如果预算够的话。总地来讲,和别的景点相比,老宫没什么意思,除非刻意打发时间(比如我们),不然完全可以跳掉。一楼到两楼的楼梯是瓦萨里(Vasari)设计的。

老宫出来之后,去了“欢迎餐厅”吃饭,口味还可以,服务一般,我们各吃了一盘pasta,不打算以后再去了。


清晨的大教堂


老宫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