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首尔之旅 1/4 赶飞机

在出发之前,我们早已经在前台问好了6000路下行的站头位置。大堂副理还图示了具体方位,加上在上海就打印好的从酒店网络上下载的坐车地图,还有首尔地图。而且车站就在我们每天上下地铁的高速巴士总站边上……

Nothing can go wrong.

Except that it can.

所有的信息都是错的,大错特错。在任何一张图上的任何位置都找不到6000路的车站。而与此同时,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一辆又一辆6000路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消失在地平线上。

白云苍狗。转眼就到了2点,而这是我们预先计划到达机场的时间。好在总算碰到一个热心老爷爷,是在Central City门口挥小红旗指挥交通的。他听懂了Kimpo Airport这个词和6000的英语。但是他不会说英文,于是索性带我们到了一条横马路,比画着——尽管我不懂韩文——说穿过前方的地道就是6000路车站。

我们拖着行李——包括一个昨天在乐天买的电饭锅,走到地道入口时——现在想来很可笑——失去了进入地道的勇气。或许是提着那么多东西要上穷碧落下黄泉地走过地道的残酷现实把我们逼向了鸵鸟主义。或许,是我们内心深处宁可相信电脑而不是没有文化的老头。总之我们没有进入地道,四处折腾一会后我们选择了原路返回。天真地希望地图其实是正确的,只是我们错过了车站而已。

然后被老爷爷赶了回来。老爷爷急中生智,中英韩三国语言并用,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对他的话将信将疑罢了。他见我一脸狐疑,于是不由分说现场抓来一对路人,是一位Rain模样的韩国帅哥和一个染成红发的——听口音是——英国美女。要他们翻译。

韩国帅哥听完,一点也不分享老爷爷的热情。只是漫不经心地问我们会不会说英语,得到了肯定答复后,表示愿意带我们过去。我们又一次谢过老爷爷上路了。韩国帅哥和英国美女走得那叫一个慢啊,我们心急火燎地跟在后面,但又不好意思催他们。说来也巧,走到站头正好来了一部6000,于是告别、上车。此时2:15。

此时交通已经开始急剧恶化,5分钟之后我们只开出两个红绿灯,倒已经停过一站了。眼看照这样的开法,肯定要错过飞机,反而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放松。好在随着车子驶离繁华地带,路况也逐渐好转。于是,我那颗驿动的心又被吊了起来。尽管最后一段一行三停,但和来时一样,40分钟之后我们到达金浦机场。

但是如果你以为故事到此为止,那就太乐观了。

机场信息牌上全是韩文,于是我们才意识到这里是国内终端。问讯处要我们做循环巴士去国际出发口。尽管国内和国际出发口离得很近,但是循环巴士只往一个方向运行,偏要饶金浦机场先兜一圈才肯去国际口。不仅要兜一圈,还要开到一个偏僻的车库,把我们全部赶下车,换另一辆“经过保养”的车继续行驶。第二辆车慢得让我觉得我们不仅会错过飞机,还会错过世界末日。

总算,紧赶慢赶,3:10到了值机柜台。办手续,小姐很好心地帮我们把三件都托运了,可惜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享受轻装上阵逛免税店的乐趣了。然后在安检又排了好一会队,进入候机区时已经3:40了。

HJN去乐天免税店提货点取她在乐天百货里买的免税商品(绝妙的安排!),而我则去AK Store免税店买点烟酒。

这时反而显得一切都那么顺利,我们3:50上了飞机,两个小时之后降落在虹桥机场。

上海乌云密布,我们的飞机在云雾中飞了十几分钟,然后一个猛子落到地上。还是第一次碰到盲降,落地之后长嘘一口气的同时才想起,当年在启德机场,韩国和苏联飞行员是公认水平最好的。1978年,同样是大韩航空的班级,在被苏联空军截击机用导弹击中后,还奇迹般地飞行了40分钟,最后成功迫降在西伯利亚的冰湖上。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