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首尔之旅 1/4

今天是在首尔的最后一天,本来想早点起来早点出发最后扫荡剩下的六十个景点的,但是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去吃早饭的时候关门竟然把门里的安全插销给带上了,结果开门又花了不少时间。最后还是差不多时间才出门。

先去钟路三街的宗庙,这是最后一个韩国王朝李氏朝鲜的后人供奉祖先牌位的地方。本来日本吞并朝鲜之后,这个宗庙也失去了国庙的地位。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李氏后人又开始在这里祭祀自己的祖先,渐渐地成为了国家行为,而宗庙也被注册为世界遗产。

韩国是个儒家国家,但他们没有变成中国人那样的实用主义者——尽管孔子本人就是个实用主义者,而是真地把儒作为宗教教义来执行。所以当中国人都搞不清楚自己曾祖父是谁的时候,韩国人还要把有没有家谱作为求偶的条件。

当然,在中国乡村,很多地方还是有仍然在运作的祠堂的。那绝对是很酷的一件事,可惜家谱并不是从一个家族的第一天开始记录的,不然倒是很好的精神寄托,可以帮助回答“我们从哪里来?”之类的天问。

宗庙地方不大,主要建筑是两座一模一样的供奉牌位用的宫殿。为什么有两座呢?因为第一座造得太小,没多久就放不下了,于是在边上又修了个等比但是略小的殿继续放。直到1910年韩国亡于日本。

尽管是李氏宗庙,却也供奉着一位前朝高丽的国君。原因至今不明。


胡佳妮在宗庙



宗庙之后,又坐两站地铁去了市厅。因为以前在国家地理杂志上看到过以市厅为背景的广告,所以对这个地方总有些好奇。可惜市厅在整修,什么都看不到。门口的草坪被改成了溜冰场,有不少大小朋友在上面滑来滑去。

我们东张西望了一会,就漫不经心地进了边上的德寿宫。本来德寿宫倒是作为备选景点列在计划上的。而方案A的国力中央博物馆、方案B的购物RUSH、方案C的睡到自然醒都被陆续枪毙之后,我们去了宗庙,而宗庙出来就莫名其妙地来了离得比较近的德寿宫。

这是建在绝对市中心的一座宫殿,每天11点门口还会举行换岗仪式,可惜我们到时已经结束很久了。但门口依然立着古装打扮的站岗士兵。

宫殿不大,风格也与之前看的几个没有太大差别。加上审美疲劳和时间紧张,我们很快便退了出来。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的石造店,彻底的西式建筑,造在一片东方宫殿中竟也不显得突兀。

从德寿宫出来,我们坐地铁回旅馆,先在底楼的咖啡厅拿送的券喝了一杯,然后去行李去坐6000路机场大巴。从这里,此次旅行翻开了它最富戏剧性的一页。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