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November 29, 2005

甜蜜的生活

看了小墙和小王的部落格,想到了(其实本来我也一直在想)这两天看的费里尼的两部电影。

《甜蜜的生活》和《八部半》很小的时候看过,不过看得懵懵懂懂的(现在再看是懂懂懵懵)。不过《甜蜜的生活》里那座优雅的喷泉是令我印象深刻的,在罗马的时候我还特地花了半天时间满大街找她(fontana是阴性词),不过最后映入我眼帘的除了喷泉本身没错以外,却没有Anita Ekberg在里面嬉水,只有一大群肥胖的美国游客在往池子里抛硬币许愿。我的同伴也许了一个愿,是什么我知道不过我忘记了。

这两部电影探讨的都是中年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甜蜜的生活》艺术前提比较单薄,看完之后给我的感觉更象一部唯美的纪录片,除了真实,带给观众的就是让你自问自答的回味。虽然我比电影里的男主人公要年轻20岁,不过那种时时笼罩着他的彻夜狂欢结束时面对黎明的空虚倒也是时时笼罩着我,比如那天在贱人的新家围着桌子抽烟。更糟的是,哪怕我高喊一声"What next?",也不会有一辆公共汽车疾驰而来把我的自行车压得粉碎(当然我也没有自行车)。

《八部半》自传色彩更加明显,艺术表现形式也更加夸张。我一直喜欢自传色彩浓郁的作品或者艺术家,比如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卡夫卡和乔伊斯。不过我不喜欢夸张的艺术形式。好在费里尼的夸张还是有节制的夸张。《八部半》里那些现在已经成为教科书般经典的梦境于我来讲倒不是特别地复杂,至少伯格曼使用的隐喻要来得晦涩得多。但是《八部半》中男主人公Guido和他妻子的朋友Rossella之间的一席对话

Guido: "I'm the only person who doesn't have the courage to bury anything."
Rossella: "You want too many guarantees."
R: "You are free, but you must learn to choose."
R: "You don't have much time and you have to hurry."
以及男主人公面对Claudia的一番忏悔般的独白

"No, this guy here, he couldn't."
"He wants to grab everything, can't give up a single thing."
"He changes his mind everyday, because he's afraid he might miss the rightpath."
倒是很打动我。

费里尼没有给出答案,我也不能从别人那里求答案。不过我自己也没有答案。我只知道这生活是甜蜜的。
至于我是走到了Guido那样的地步还是费里尼那样的地步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事先预约,爱我的人请在我需要的时候往我的上衣口袋里放一把枪。

La vita è dolce.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