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March 21, 2006

F1马来西亚站

为了看丧乱帖,我被迫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以至于我错过了马来西亚站的发车。面瘫先生开出赛道的精彩场面我自然也就没能看到。亏他赛后还好意思责怪克莱恩,开着150万欧元的跑车,“我是被人顶出去的!”这样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看来阿龙索应该带他看看西班牙的奔牛节。

上一次我提到了宝马威廉姆斯的大小东家之争,还顺便夸耀了考斯沃思的引擎一番。结果这次威廉姆斯再接再厉,不仅比赛成绩上要超过宝马,视觉效果上也不甘示弱。如果说巴林站宝马的爆缸还只是烟雾中夹杂着火苗的话,那么这次考斯沃思的爆缸则是真真切切的浓烟滚滚大火熊熊了,不仅车子里烧得如火如荼,车子后面也烧得如荼如火。那条壮观的火舌不仅把跟在后面拖风的(是维纶纽夫吗?)吓出了一身冷汗,也令我想起了瓜达尔卡纳尔岛上摧城拔寨的谢尔曼喷火型坦克。为了确保在正式比赛中能够引爆引擎,前一天的排位赛上大小威廉姆斯还特意在做出成绩后又顶着50度的高温饶赛道多跑了几圈,直到20分钟结束才恋恋不舍地回到维修站里。据说他们还不惜血本让引擎整晚运转,并且特地从车队下榻的吉隆坡凯宾斯基饭店借了很多电吹风,在开赛前对着进气口猛吹热风。(顺便提一句,排位赛上拉尔夫的车里冒出来的粉红色烟雾我很喜欢。)

这站比赛最富戏剧性的车队——请原谅我对戏剧性病态的痴迷——我们还是得回到大奔车队。礼拜六晚上小墙和我还在念叨雷诺的反光镜会不会掉下来,以及蒙托亚越来越萎靡,连个镜头都看不见了。没想到一语成谶,正式比赛时,反光镜脱落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不过不是发生在法国车上,而是素来以产品质量闻名的德国车上。

蒙托亚自从上个赛季开始就疲软低迷(其实我很想用那个恶毒的词汇,但是考虑到他以前在我心中的地位,我克制住了),也不记得他上一次拿分站冠军或者哪怕是杆位是什么时候了(其实我还记得,是公元前220年)。更糟的是,他开车开得越来越无聊。如果说05年他还能在蒙特卡罗的隧道里搞点人间大炮之类的小动作的话,本赛季他似乎连这点想象力都丧失了。上一站在巴林,连个他的镜头我都看不见。这次在马来西亚,又是一个人都没超掉,也没让任何人超掉他。

但是阿蒙这次总算想办法吸引到了大家的目光和摄影师的焦点,嘿嘿嘿,救命啊!我的反光镜掉啦!

当然,你们可能会说,真正要喊救命的是跟在他后面的车手,礼拜六小墙就对跟在雷诺后面的车手的安全表示了担忧。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忧是完全多余的,因为尽管赛车的车速高达300多公里,但是由于脱落的反光镜也有300多公里的初速,所以脱落的反光镜与后面的赛车的相对速度其实是接近于零的。所以,当蒙托亚的反光镜脱落的时候,更在后面的马萨立刻按下R1进入了子弹时间,稳稳接住了那个反光镜,并且欢天喜地地拿作了自己的收藏(同为拉美车手,蒙托亚是马萨的偶像)。

为什么阿蒙要喊救命呢?因为在如此高的车速下,反光镜的脱落严重地改变了他赛车的气动外型,车子由此去了平衡,从而使得抓地力、悬挂、转向、刹车等等系统都需要重新调校。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所有的观众,不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晚上好中秋节刚过我给大家拜个晚年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当时的蒙托亚收到了车队指令要求他退出比赛,因为维修站里没有后备的反光镜,而时间上又显然不允许重新调校赛车。但是哥伦比亚人的奔放与倔强使他断然拒绝了这样的建议。说是迟那是快,他伸出手去拗断了剩下的那个反光镜继续比赛并且最终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而在他之后几十米处,马萨又一次进入了子弹时间,把这个反光镜也收入囊中。

顺便说一句,赛后奔驰麦克拉伦车队处决了他们负责安装反光镜的技师,下一战我们大概又看不到阿蒙了。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