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April 03, 2006

F1袋鼠国站

哈利波特公园赛道是F1返回欧洲之前的最后一战,而且这是南半球唯一的一场F1赛事,因此显得弥足珍。下一次F1再来亚洲(我知道袋鼠国按惯例属于大洋州,不过说实话,他们如果被划入亚洲日子会好过点)就是十月份上海站的事情了,当然,如果我们象欧盟那样把土耳其划作亚洲的话,也可以说8月份F1就回来了,不过那样说的话土耳其人民不同意,地理上也也未必有根据。我们知道,土耳其站在伊斯坦布尔的伊斯坦布尔公园赛道进行,而初中地理里讲过,伊斯坦布尔是地跨欧亚两洲的历史名城。实际上,博斯普鲁斯海峡以东的伊斯坦布尔才属于亚洲,至于伊斯坦布尔公园赛道到底是在海峡这边还是那边我们无从得知。请去过伊斯坦布尔而没有被拐卖掉的朋友们和我联系,因为我在网上找不到比例尺足够小的伊市地图。

好了,我们还是说哈利波特公园的事情吧。除了结果——对,你猜对了,两个日本人又包揽了第一第二名(不过是倒数的)——昨天的比赛非常富有戏剧性,可以说是本赛季目前为止最刺激的一场比赛。从安全车出动的次数和退赛的概率来看,很象我大四时候看的一场F1,就是发车前几分钟蒙托亚从车子里跳出来去取备用车的那场,那是哪一场?名字我记不得了。

这次在发车线上出问题的是费斯切拉。不过意大利人显然不知道怎么拆方向盘,所以也没办法从车子里跳出来去取备用车(也可能拉丁人没有拉丁美洲人来得奔放),而只是幽雅地向周围的人挥手。这一手势显然是F1的行业黑话,作为一个观众我如何也想不到挥手居然表示“我的车有问题!”不过费斯切拉的运气也比当年的(现在的?)蒙托亚好多了,他从维修站出来的时候没有吃黑旗,最后还拿了第五名,给雷诺又添4分。

相比之下,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气了。法拉利车队全军覆没,而且属于死得比较惨的那种,其中上一站捡了蒙托亚反光镜的马萨在排位赛就冲出过赛道,结果正式比赛更是变本加厉把车子撞了个稀巴烂,还差点撞到护拦外的记者和工作人员。据我判断,这属于星期六酒后驾车,星期天又宿醉未醒。他的队友比他还要倒霉一点,先是排位赛遭人暗算,被搞到了第10位发车,比赛时又被红牛车队的人轮流蹂躏,最后在一个路基过高的弯道被送上了护拦。总觉得在马来西亚和袋鼠国久攻不克塞纳的杆位纪录不是什么好兆头,毕竟到老车王送命的赛道去破他的纪录听上去有点象恐怖小说的开头。当然,德国人没有我这样过剩的想象力,估计他能更好地享受主场作战的优势。不过说到主场我又想到了Enzo的儿子……

不管怎么说,法拉利车队再倒霉也比不上威廉姆斯车队。大小威廉姆斯俩一个是放了三遍录象我也没看清怎么回事地冲上了护栏,一个则是好不容易到了第一的位置,还没来得及挂7档车子就停下了,据说是什么传动故障。看来明年再到袋鼠国,韦伯得开霍顿的车子才能让父老乡亲和袋鼠们放心了。

比法拉利更冤的是威廉姆斯,比威廉姆斯更冤的是——对了,对了,受到诅咒的大奔车队。大奔车队由受到诅咒的男人,一号车手莱库宁、另一个受到诅咒的男人,二号车手蒙托亚和受到诅咒的机械师Jack、受到诅咒的机械师John、受到诅咒的机械师David、受到诅咒的机械师Hans、受到诅咒的机械师Mike、受到诅咒的机械师Sabstian、受到诅咒的机械师Jose、受到诅咒的机械师Ruby、受到诅咒的机械师Bryan、受到诅咒的机械师Cliff、受到诅咒的机械师Lutz、受到诅咒的机械师Carl(The complete namelist is available upon request)构成。每一次大奔车队的机械故障都花样百出,从掉尾翼到飞反光镜应有尽有。这次先是面瘫先生的鼻翼被装反了,结果导致有四五圈面瘫先生每圈都要比阿龙索慢上1-2秒,还多花了大概十几秒钟的样子进站重新把鼻翼反过来(如果没有这些纠葛,昨天的冠军毫无疑问是面瘫先生的,他最后仅比阿龙索慢1.8秒过线)。而这个鼻翼又使得蒙托亚在维修站多等了8秒钟,当时他的车就停在接受手术的面瘫先生的车后面,可惜F1赛车没有喇叭,所以蒙托亚只能恶毒地咒骂咒骂自己的队友和那些婆婆妈妈的机械师。当然,蒙托亚的厄运还不止在维修站里的这8秒钟,出站之后不久,他就在舒马赫出事的那个弯犯了同样的错误,只不过他的赛车没有象车王的赛车那样四分五裂,仅仅是底盘被刮坏了而已,这也说明德国车就是比意大利车来得安全。

“全场比赛最倒霉的人”的称号则归属英国人巴顿(他和自己的队友巴里切罗合称大巴小巴)。这位杆位发车的车手不仅在第一圈就被西班牙人超过,而且在离终点线20米不到的地方嘎然而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防守了半天的费斯切拉笃悠悠地超过自己。根据官方名次,小巴最后完成了比赛(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成绩算是被套了一圈。本田车队在巴林和马来西亚站的比赛中得到了启发(也可能是从小墙的勃中得到的启发),在大巴小巴的赛车上安装了攻击性装置。大巴的车上装的叫索多玛,小巴车上装的叫俄莫拉。俄莫拉的功能是在赛车出现故障铁定无法完赛的情况下,将剩余燃料点燃并从排气管喷出以烧毁后面拖风的其他赛车(但愿是雷诺的车)。当然,雷诺的赛车最终冲破了熊熊烈焰,冲破了赛车故障,冲破了形形色色的交通事故,凤凰涅磐般地驶向格子旗。毁灭雷诺的任务最终是由装备有人间大炮但是受到诅咒的哥伦比亚人来完成还是由装备有索多玛但是同样受到诅咒的巴西人来完成得等到圣马力诺(如果不是蒙特卡罗的隧道的话)才能见分晓。我们现在所知的是,只要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压迫不停止,殖民地对宗主国的反抗就不会结束。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