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Friday, March 17, 2006

Waking Life

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天里,这部电影想导火索一样把我人生中的很多思辨和人生中读到过的其他更多的思辨凑到了一起并且把它们引爆了(目前我还处于轻微的脑子烧坏状态中)。倒不是因为这部电影多么地发人深省——实际上,我最终还是把它作为艺术品来欣赏的——而是它引发的一系列机缘巧合把那些本来并不搭界的电影、小说、思想以及长期困扰我的惶恐引到了一起。就好象一条半路杀出的直线,把一组平行线连了起来。

所以,要谈这部电影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我可以把所有相关的那些东西都写进来,那样我们将会有维特根斯坦、里尔克、DH劳伦斯、萨特、菲利普K迪克、银翼杀手、骇客帝国、庄周和李聃、塔可夫斯基和实时电影理论、伯克敏斯特 福勒、弗郎西斯 福山、亨廷顿、贱人的噩梦以及我和花花当初构想的剧本等等。但是我不打算那么做,因为那样显然超出了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所以我打算就事论事地介绍一下这部电影,以及尽可能简短地谈谈我的感受。

这部电影2001年上映,问世之前就备受追捧,公映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好评如潮。我对这部电影也是久仰大名。最早是在问世之前听NPC说他很期待这部电影(虽然前天他承认等他真的拿到片子,只看了一会就关掉了)。第二次则是2002年时,听教我大二精读的迟晓红老师提起它,不过她只用了”挺有趣的“或者诸如此类的说法(迟老师喜欢杜子美和希区柯克,好莱坞提不起她的兴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这部片子讲述的是一个人穿越各种梦境,与不同的人发生互动的故事。这些梦境大都以日常生活为背景,发生在街道上、咖啡馆里、学校里等等,没有任何奇幻色彩。主人公接触到各种各样对生活、死亡、现实和梦境很有想法的人,并且听他们发表那些发人深思的想法。这些清新隽永的谈话是如此富有学术意义以至于一开始我以为这将是一部哲学科教片。

要爱上这部电影的确需要一点时间。我花了70分钟,不算短,尤其是在片子总共才长100分钟的情况下。因为它的画风让我有点头晕以至于一开始我觉得它缺乏一个具有审美意义的形式来组织那些实质性的东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总算找到了它的逻辑情节,这也是整部片子变得豁然开朗的时候。那就是,主人公经历的一个个梦境并不是随机的,而是层层相套的,也就是说,他从一个梦境中醒来,但是过一会他就会发现,自己其实只不过是处于一个新的梦境之中而已。于是他循环往复,欲醒乏术。主人公遇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导演自己,导演在发表了一些核心思想之后,大手一挥:Wake up!但是主人公仍然只是到了一个新的梦境而已。

这部电影的名字似乎是电影本身蕴涵的巨大智慧的集中体现:Waking life.既有”清醒的人生“的意思,也有”一直在醒过来的人生“的意思。

电影的导演Richard Linklater最有名的作品大概是1995年的日出之前以及十年后的日落之前。他的电影经常由Ethan Hawke出演,这部电影也不例外,虽然名义上Hawke只是担纲了配音。还有一个有趣的事实就是他的电影通常只发生在24小时里,很难判定waking life是否符合这个规律,但是我乐于这么相信。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