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July 18, 2006

What we've got here is failure to communicate

跨学科研究是整个科学界的大势所趋,比如大学里就学过“法哲学”,研究生的时候有“法和经济学”,理工科方面这种例子就更不胜枚举了。在历史研究的领域,和历史学走得比较近的学科是考古学和人类学。严肃的学者不会通过跨学科来做秀,之所以需要别的学科的专家来帮忙,是因为没有他们的确搞不定。

白寿彝先生主编的《中国通史》就请了苏秉琦先生执笔第二卷《远古时代》,请考古学家来写历史,实在是无奈之举,但也是明智之举。文献史家通常喜欢呆在书房里对着历经战火的古书冥想,而看不起他们那些在野外摆弄瓶瓶罐罐的同行们。不过如果没有考古学家把那些东西从阴沟里挖出来,文献史家又无法证明他们工作的价值。

这就是夏朝研究碰到的问题。他们碰到的问题其实和商朝研究刚刚开始时碰到的问题差不多,但是更为尖锐,因为他们连半个文字都没发现,更别提破译它们了。这导致中国的历史学家在研究夏朝文明时非常被动,他们唯一可以自我安慰的手段就是以前也没人相信商朝文明的存在,但是殷墟的发现和甲骨文的破译证明了《殷本纪》的真实性,从而证明了司马子长的学术修养和职业道德操守,由此推断《夏本纪》也是真实准确的。这样的说法虽然makes sense,但是却不够使人信服。实际上,外国学者因为不认识王国维,根本就不吃这套。如何把夏朝历史变成信史,就变成考古学家的责任了(历史学家:你只要给俺挖出来,俺就能读给你听!)。

于是1959年,徐旭生先生果然在豫西挖出了夏墟,也就是现在所说的二里头文明。同位素测试表明,二里头文明存在于公元前1500-1900年左右,与夏朝公元前1800-2200年的存续期间吻合。在我看来,这个发现和特洛伊城、克诺司宫重见天日一样激动人心。在这之前,西方学者通常认为夏朝14代17王清晰连贯的年表是周朝学者的杜撰。当然,即使在二里头遗址出土之后,关于它的争论也从来没有停止过,甚至有人认为二里头遗址的一部分属于商朝痕迹。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没有象殷墟那样发现文字。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