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uesday, August 08, 2006

广岛之恋

Napoli, amore mio?

在8月6号听《广岛之恋》不是因为我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尽管我的确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仅仅是因为我正好和王娃在一起K歌。那天他还唱了很多张靓颖和李宇春的歌,不过因为前者没有莫文蔚来得妩媚后者又不及张洪量阳刚所以我都没记住。

《广岛之恋》,这本身就是一个让人着迷的短语,让人情不自禁地骑上原子弹开始在天空中飞翔,一边体验着跨下的感觉一边回味George Scott的精湛演技。

哦,对不起,我搞错了,事情还要早一点,是1959年而不是1964年,你看,一提到核武器我就有点忘乎所以,每一个被理工科遗弃的男人都这样。

我不明白为什么关于Duras的一切都那么吃香,她的《情人》我读过5遍,可是没有一次能读过第二段;她的全集我一本一本地看过来,可是没有一本能够吸引我的目光超过3秒钟的——标价部分除外,那个我看了5秒钟,被昂贵得离谱的定价吓得目瞪口呆担心这些书除了卖给烤红薯的做包装材料还能卖给谁;她长得很丑同时性欲又过度旺盛,这一切在我看来都使我觉得她应该是木子美或者安妮宝贝之类的人。当然,现实生活中读Duras的人也读木子美或者安妮宝贝,读木子美或者安妮宝贝也象木子美或者安妮宝贝那样欠操。实际上,Duras是我见到过新小说派里最糟糕的作家,第一名。也是唯一的一名,新小说派的其他人我都很喜欢。

于是,当她碰到Alain Resnais,就有了《广岛之恋》这部电影。用的还是那些他(Lui)和她(Elle)的老套路,围绕着回忆、时间之类华而不实的主题、由完全不会说法语的日本演员出演,最关键的是,充斥着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感情。当然,也得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评论(比如“超前十年,令所有评论家都失去了勇气”之类的)。这样的合作组合(据说他们都属于当时的“作案派”)让我想起Jeremy Clarkson对BMW的评价:当Munch碰到Prokofiev。但是至少BMW还有空调,我觉得Duras和Resnais的组合更象当伏明霞碰到梁锦松。或者喝完花露水抽中南海。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写不出,什么也说不了。真的,正是因为无能为力,才有了这部电影。”是的,Duras就是这么评价《广岛之恋》这部电影的。

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
二十四小时的爱情
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越过道德的边境
我们走过爱的禁区
享受幸福的错觉
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是谁太勇敢说喜欢离别
只要今天不要明天眼睁睁看著
爱从指缝中溜走还说再见

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愿被你抛弃就算了解而分离
不愿爱的没有答案结局
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
终於明白恨人不容易
爱恨消失前用手温暖我的脸
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爱过你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