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中国史小结

我的中国史写完了,虽然我不是很满意,不过我不想回头改了。我在考虑写中国的艺术史,不过首先我打算写一个世界范围的文明史。

这次写的中国历史有两个主题。一个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围绕灌溉系统的规模经济效应展开,因此带有一定的自然垄断色彩。相比西方那种旱地式的农业经济,或者中东、印度那种依靠洪水灌溉的农业,中国的水利系统要求一个中央政府,但是另一方面,中央政府除了水利之外,并不管太多的事。

第二个主题就是由于中国南北方的地理差异,国防任务一直由北方承担,而南方坐享其成地发展经济。这导致国防产品的供给不足,因此南北统一,或者说由北向南的统一,始终是中国(北方)的迫切需求。

中华文明是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文明,在5000年的历史中(文字可考3500年),从来没有文化断层。与世界上的其他古老文明一样,中华文明在河谷地带萌芽,随着铁器的开发开始大规模的地理扩张,直到占据从北到南所有可以开垦农业的地方。在爆发式的扩张结束之后,中华文明并没有像古罗马或者马其顿那样向内部坍塌,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华文明不是一个军事帝国。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在秦灭六国后就不再有实质性的进步,这个平台期直到1840年大规模的外族入侵才结束。

中华文明的连续性、稳定性、一贯性决定了很多历史因素至今仍然在中国起着作用。中国仍然是一个农业社会,而且中国的农业系统还远没有达到完善。农村的人口还在继续膨胀,而这,加上农村人口外流务工,使得中国的农业发展更为复杂。村落性的自治格局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集权整体的标志,和3000年来一样,中央政府对地方行政几乎没有实权。

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业市场何时达到均衡,这个均衡包括投资、就业、生产和消费。这四个方面就都有很多路要走,更别提人口、法制、行政、道德这样更高一级的问题了。

第二个仍然统治中国的因素是北方的边防问题。自从中华民族扩张到蒙古草原的南缘,来自北方的侵略就没有停止过。早的有犬戎洗劫丰镐,近的有苏联掳掠25万新疆居民。打开中国地图你可以看到,敌人从北方南下,除了山西高原作为孤岛一座可以绝望地死守几天外,一直到秦岭一带都无险可守。实际上,一直到上合组织成立,中俄开始边境撤军,苏俄的轰炸机从蒙古或者西伯利亚起飞都可以直接轰炸重庆-武汉-上海一线。由此也可以看到,当年他默认外蒙古的独立,是多么不可饶恕的一个错误。

更大的问题是,如果敌人像蒙古人当年那样从西侧包抄中国,那么黑河-腾冲以东中国最富饶繁华的400多万平方公里几乎就是直接掉进了他们的口袋。

好在俄国人毕竟不是匈奴或者蒙古人。历史上中国遭受的北方入侵,都是洗劫性质的。贫穷落后的游牧民族通过闪电战,从中原民族手中掠夺自己需要的资源。真正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少之又少,而且只有通过自我汉化才能站稳脚跟。现在中俄之间的关系,显然不具备当初中国和游牧民族的那些特点。实际上,现在俄罗斯比中国来得富饶得多,倒是他们更应该提防我们洗劫西伯利亚。

总地来讲,过去60年中国发生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遗憾的是这60年没有出现在这次的中国历史笔记中。这些变化将如何影响中国未来的走向,尽管没有研究历史来得迷人,但毫无疑问是更富有现实意义的一个问题。我个人比较关心的问题包括,中国刚刚开始的工业化浪潮将如何影响三农问题?中国谋求海洋扩张将如何影响陆地上的地缘政治格局?随着中国的崛起,将如何处理19、20世纪时候丧失的那些殖民地和附属国?我们会扩张吗?我们会如何全球化?

我们以后再说吧。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