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Wednesday, July 18, 2007

法国行 D+4 Day 卢浮宫-埃菲尔铁塔

4/30早上
虽然决定今天睡个懒觉,但是巴黎的天亮得实在太早了(五点),其结果就是今天起得甚至比前几天更早。【...我怎么没觉得天这么早亮?】

我们在oberkampf站口的Au Metro用了早餐。一如往常,早饭莫名其妙地贵【但是这笔钱到现在还没进我的信用卡哎,他们大概忘记刷了...】。然后我们就往卢浮宫去了。去卢浮宫的线路较昨天的来得简单,因为不需要在Chatelet换车,Chatelet大致相当于上海的人民广场站,有很多线在这儿交错,可是线和线之间要走上半光年的路。

上午
我们9点就到了卢浮,所以几乎没有排什么队就进去了,除了三件镇馆之宝外,还拜访了老朋友,比如,Botticelli,Titian,Vermeer,van Dyck什么的。当然,也结识了不少(慕名已久的)新朋友,比如Gericault,David什么的。

整个过程是感人的(也是极其疲劳的),我一直怀疑自己较雕塑,更喜欢绘画作品,今天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

卢浮宫作为世界上毫无疑问最伟大的博物馆给我什么感觉呢?

首先当然是它近乎畸形地大,令人生畏地大,毫无必要地大【汗,这三个排比是赚稿费吗?】那么多传世孤品放在一起,从资产组合理论的角度看,是愚蠢的【所以我总觉得里面放的估计都是复制品】。走马观花地把三个馆各楼面兜一圈花了我们7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要仔细按一定顺序(时间、主题)参观的话,可能需要几个月,这显然太久了。

其次是过分旅游化,整个宫殿断无博物馆的风气,倒像一个菜市场。尤其是那三件宝,各个都是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个水泄不通。维纳斯和胜利之翼被笼罩在一片永不停息的狂热闪光灯轰炸中【555,所以我都没合到影】,到处都是中国人、美国人、德国人和日本人在展品前摆出的愚蠢的姿势。蒙娜丽莎夫人的肖像因过于脆弱(Leonardo虽然是一位富有革新精神的画家,但是颜料调制技术始终不怎么样),是禁止拍照的,但是仍然有各个国家的人偷偷地朝她举起相机...


有的人不听劝阻,硬要和出土文物合影⋯⋯

为什么三件宝那么吸引人呢?在我看来很大程度上这是一个自我强化的过程,其实这三件作品并不比其他作品更感人,但是由于经年累月的炒作,已经被偶像化,加之同类作品又少,于是逐渐成为“到此一游”之必备背景。

卢浮宫就是这样的。关于蒙娜丽莎的种种传说,我不得不遗憾地认为,都是法国人精心策划的营销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British Museum和Museo Uffizi总是没有Louvre来得那么受欢迎的原因,这一切都与藏品规模或质量无关。

下午
从卢浮出来已经四点多了,我们在金字塔边上发了会呆。


又开始发呆了。

不到二十年前,建造金字塔得决定引起了无边无际的抗议,说实话,我直到现在仍然觉得它丑得无可救药。但是当你留影的时候,如果只拍卢浮宫不拍这个玻璃怪物,就会觉得少了点什么,真是奇怪,这就是洗脑吧。



胡佳妮和她在卢浮认识的新朋友,蓝色的小河马。

考虑到两人的状态,我们决定放弃在Tuileries区继续观光得计划,直接去Rue du Rivoli 226号的Angelina吃下午茶。



当然,临走前我们又磨蹭了一会(Place du Carrousel)。

是要等一会才有位子的,不过这都是值得的。我要的巧克力味道很正,还有一块澳大利亚那么大的奶油。“勃朗峰”似乎没有传说中来得美味,但的确别有风味【就是栗子蛋糕嘛,我小时候吃过的,不过这个的造型更好看】。总地来讲,这是非常美妙的经历。

从Angelina出来已经6:15了,我们决定去Samataine购物以终了白天的经历。无奈,等我们到达时,百货商店已经关门了,法国人的懒惰较他们东部的邻居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真心诚意地为英国人和德国人感到悲哀,多工作那么多时间(尤其是英国人)结果高收入都花在高物价上面了。


晚上的项目是艾菲尔铁塔,为了能欣赏整个日落过程,我们等过了7点才出发,谁知人算不如天算,RER的运行间隔足以插进一场足球赛,等我们上车时,天已经全黑了,RER列车(c线)从奥斯特历茨站出发,在地面上和地下间或穿行,期间越过塞纳河,最后停在了铁塔站,同车的除了黑人兄弟们外,尽是旅游团,坐在我们边上的是几个韩国人,肯定整过容【汗~~这哪里看得出】。下层有一个中国团,余下的尽是美国人。

从车站出来,没几步就是铁塔了【其实走蛮远的啦,我估计有500米】,乖乖,那叫是人堆人人挤人人压人人吃人啊【~~输入员要受不了啦,这个骗稿费的又来了】,排队的人群毫不夸装地一直延续到地平线上【老师评语:本篇文章文字过于夸装,下次请注意】

由于RER的关系,我们到达时已经9点多了,照这个腔势,我们显然不可能在10:30停止进客之前登上铁塔。

无奈之下,我们仅仅从公地面上欣赏了一下铁塔就回旅馆了。我们沿着河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晚上的塞纳河上跑的观光船比白天多得多得多,大约美国人也知道坐这船很丢人,所以都趁天黑大家谁也看不见谁才出来坐。


谢谢美国友人提供的照明。

3 comments:

胖胖 said...

我实在忍不住拉
这篇文章有了佳妮的评论真是锦上添花!太绝了
完美!

Wayne said...

为色魔木有甜点之类的照片呢?嗯?
即使是知道它们最后要被吃掉(然后被拉出去),还是很想看呢。

顺大便:inblogs太好了,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稳定性。比PKBLOG好太多了。终于可以把不方便的文章从space搬过去了,哦耶

somebody said...

酒店經紀人,菲梵酒店經紀,酒店經紀,禮服酒店上班,酒店小姐,便服酒店經紀,酒店打工,酒店寒假打工,酒店經紀,酒店經紀,專業酒店經紀,合法酒店經紀,酒店暑假打工,酒店兼職,便服酒店工作,酒店打工經紀,制服酒店經紀,專業酒店經紀,合法酒店經紀,酒店暑假打工,酒店兼職,便服酒店工作,酒店打工,酒店經紀,制服酒店經紀,酒店經紀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