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July 19, 2007

法国行 D+5 Day 凡尔赛-荣军院-拿破仑墓

5/1早上
国际劳动节
我很早就起来了,洗了衣服【本文中心句之一,表现勤劳肯干】。我发现自己对洗碗、洗澡、洗衣服之类得活动都很有兴趣,等到全部弄停当出发已经10点多了。

线路河昨晚去埃菲尔铁塔是一样的,M5换RER C,不过今天坐RER更远罢了。凡尔赛这个地方在地铁图上有多个称呼,比如Chantier Chateux,Rive Gauche什么的,幸好本座聪明,一眼就识破了这障眼法坐到Rive Gauche【本文中心句之二,表现机智聪明】。顺便说一句,rive gauche的意思是左岸。赫赫有名的巴黎左岸(因为当年一群作风糜烂的冒牌艺术家而蜚声全球)其实应该是南岸,为什么叫左岸呢?嘿嘿,因为当你面对塞纳河的源头的时候,拉丁区那一片在你的左手。以此类推,上海的左岸是——陆家嘴,答对了。

凡尔赛离巴黎23公里的距离,当然,实际车程远远不止这点。加上巴黎市内的轨道系统速度不够,路上大概要1个多小时的样子。不过从凡尔赛下车后,宫殿倒是离火车站不远,步行十分钟到达。其间经过一座Hotel de Ville,造型雄伟,和一面一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很有意思的是法国如此没完没了兴师动众地纪念和领国的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领国居然还仍然可以和它好好相处。

由于是五一劳动节,凡尔赛宫今天不开门,这对于从巴黎远道而来的我们显然是个噩耗,当然事物是辩证的,因为这样我们便可以免费进入花园,运河之内的免费场所了。

这是一个庞大的宫殿,布局大致是这样的:宫殿在高地上,以它为中心往东射出三条林荫道,贯穿整个城市。宫殿背后是巨大的花园,然后是更为巨大的林园,其间装点着一条水库大小的运河。凡尔赛宫(及其绿化)占地1600公顷,其中花园300公顷,林园800公顷。为了更加直观地描述这个奇迹的雄伟,我想告诉您1600公顷也就是1600个标准足球场的大小,比香港国际机场还要大30%以上。值得指出的是,现在的凡尔赛宫已经经过路易十五、十六、法国革命和拿破仑的相继剪裁,它在鼎盛时期有6000公顷大。几乎所有著名的法国古典主义园林设计师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其中最重要的是勒 诺特瓦(André Le Nôtre)。可以说,凡尔赛宫的故事首先就要从诺特瓦先生开始。一开始诺特瓦是为路易十四的宠臣,财政大臣富凯(Fouquet)设计花园的,Vaux le Vicomte是他第一个成熟的园林作品。孚 勒 维贡花园是如此地成功,以致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认为它的艺术价值在凡尔赛之上(我也同意这一观点)。在孚 勒 维贡花园落成之后,富凯洋洋得意地举行了盛大的聚会,邀请了几乎全巴黎所有的名流贵族,包括年轻的国王,路易十四。那一年路易十四刚刚力排众议从母亲手里夺回了王权,正迫不及待地要为自己的王位找点垫脚石。8月7号,不知天高地厚的富凯就送货上门了。维贡花园是当时全法国最庞大、雄伟、奢侈、造反的别墅,富凯还领着路易十四参观了自己的艺术品收藏,在一些大理石雕像中,富凯被刻画成古罗马半神人的形象。这无疑极大地刺伤了国王的自尊心,他在整个参观的过程中都绿着个脸,临走意味深长地扔给富凯一句话:“我觉得很惊奇。”富凯还不领会其中奥妙,回答到“我对陛下的惊奇感到惊奇。”

好嘛,马上你就该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惊奇了。三个星期之后,富凯因为贪污罪被逮捕,经过简短的审判被判死刑。后经多方营救,改判无期。路易十四召集了包括诺特瓦在内的三位最杰出的法国园艺家(另外两位是勒 伏Le Vau和勒 伯亨Le Brun)为自己营造一座比维贡花园更雄伟的别墅。在接下来的26年时间里,全法国最优秀的画家、建筑家、园艺家和技师都将在巴黎郊外的这块农田里劳作。

诺特瓦这个人和莫扎特很像,他的艺术成交主要来自于天赋。他几乎是个文盲,在造园之外没有什么突出的智商体现,但是在造园这方面,品位之高令人惊奇。另外据说他人品高洁(这点和莫扎特倒不一样),又热情奔放,全法国上到路易十四,下到平民百姓都很喜欢他。还经常被欧洲其他的国王请去设计花园。他在从罗马写回巴黎的信中告诉路易十四自己吻了教皇(脸,而不是脚尖),而那是他第一次和英诺森十一世见面,其人格魅力可见一般。据说他在向路易十四介绍凡尔赛的蓝图的时候,刚讲完一张,路易十四就热烈地赞美了一番,然后宣布,“安德烈,我要奖励你2万利弗尔!”1利弗尔合一磅白银。然后讲解了第二张,路易十四又表示:“这张也值2万利弗尔!”然后是第三张⋯⋯到到第四张的时候,诺特瓦按住设计图说,“陛下,我怕您会破产。”

凡尔赛宫毫无疑问是诺特瓦艺术成就最高的体现,即使它没有维贡花园来得自然流畅,但是它的重要性是不容挑战的。在这个巨大的宫殿中(当时的法国贵族管凡尔赛叫La pay ci我们的世界),诺特瓦展现了驾驭园林设计的高超技巧。而整个凡尔赛的雄伟气势也名至实归地诠释了那个伟大时代的伟大风格。比如,凡尔赛的中轴线有3公里长,而且为了体现其雄伟,故意在尽头不设建筑收官,任其奔向天际,从而显得无边无际。它的精髓林园和花园花了我们从早上10点到下午2点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完了四分之一左右。

在宫殿背后的花园里,为了避免空间过大带来的空虚感,安排了很多小品设计,比如整个花园被做成一个迷宫,只不过这个迷宫不是半腰的,而是两个人高。迷宫的设置是为了比拟十字军的东征之路。在迷宫的各个路口,还安排了各式雕塑,有的是寓言故事(那个时候拉封丹刚刚译完伊索寓言),有的是神话,有的是高乃依的戏剧。


迷宫很大,常常使人迷路。

有的同学pose摆得很好,但是一个人都不敢进迷宫。

由小孟莎(Jules Hardouin Mansart)设计的环廊,便是这种小品之一。它被誉为整个凡尔赛最漂亮的建筑——因为它几乎是唯一的建筑。小孟莎是诺特瓦的老师老孟莎(François Mansart)的外孙。

从迷宫里出来,就是长得看不到尽头,宽得像湖而不是河的运河【原来那个是运河啊?我以为是湖来...】我们从河的这边穿到那边,随后进入了林园去拜访大小特里阿侬和爱神殿【?哪个是爱神殿?那个有女神的小亭子?原来还有爱神殿!...没注意看...】。这是三座雅致的建筑,都是在路易十四晚年,对前呼后拥的生活感到厌倦之后为了逃避虚荣而建的,虽然仍然逃不出古典主义的对称设计,但是的确去掉了凡尔赛宫的一本正经。一些细节上的设计还不失灵气。其中大特里阿侬是一座美丽的粉红色大理石建筑,没有明显的中轴,但是仍然带了一个巨大的花园。它是在拆掉瓷特里阿侬的基础上为路易十四的一位情妇建造的(他情妇太多,名字我记不住了)。小特里阿侬更有点农舍的感觉,朴素典雅,被一个农田般的花园环抱。这里是路易十五的最爱,这位低调的国王很长一段时间都居住在这里,自己种田养牛(难怪法国那么快不行了)。一条叫“英国”的小河从这个花园中流过,在花园的深处则是爱神殿。诺特瓦心中的中轴设计已经不再流行(路易十四死后,随着君主集权的衰弱,古典主义遭到了巴洛克的疯狂攻击),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


同学们,这就是爱神殿,和我。

除此之外,凡尔赛的花园就是法国人野餐的大公园。到处都是躺着的懒洋洋的一家老小。法国总地来讲仍不失为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家,不似意大利满街跑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老奶奶。这里还是有很多活泼可爱的小朋友的。


凡尔赛是个大花园

下午
从凡尔赛回来,我们再荣军院站下了车,打算前去瞻仰法国伟大的军事传统以及那位欧洲历史上最大帝国的父亲。

无奈hotel invalides和dome church都为劳动节而关门,我们只在户外部分转了几圈。荣军院的广场上以及回廊里陈列着大量的大炮。这些大炮无不做工精美,堪称艺术品。当年波拿巴将军就是拿从英国人和奥地利人手上缴获来的1250门大炮铸成了自己的旺多姆柱。不过这些大炮长短粗细全不相同,让人不禁怀疑当初炮兵部队的打击精度。估计被自己的炮弹炸死的法国士兵和死在反法联军炮口下的士兵一样多。

Dome church是拿破仑安息的所在。和他一起安葬在这里的还有他的各个约瑟夫和更早的太阳王御用工程师、城堡大师Vauban,以及之后一战的法军司令福熙元帅。

尽管大门紧闭,我们只能从教堂的外观上追忆拿破仑的荣光,但是这位伟人的故事仍然是异常感人的。统领作战和演奏钢琴、吟诗作赋似乎同是以来天赋而非练习的技能。在这位天才军事家辉煌尽管短暂的一生中,写着近代战争史上最不可思议的功勋,究其一生,拿破仑只输掉过化铁炉一场战争,而且是因为下属执行不力而非决策失误。他对军事博弈的良好判断令所有邻国只能感到恐怖。

由此联想到1840年清王朝和英国人之间那场短暂的冲突总是被刻划成一个古朽王国面对新兴势力时的不堪一击,我们都忘了1840年的英国以及后来所谓的西方列强已经在欧洲战场上磨练了几十年。无论装备水平、人员素质还是军事理论、战术技巧都远非几百年没有打过仗的中国可比。


在旅馆稍事休息,我们就出发去埃菲尔铁塔了。由于昨天失败的登顶经历,今天我们很早就动身了。到塔下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

排队的阵势和昨天一样,人推人人挤人人压人人吃人人山人海。等待的时间比我想像的长,最后我们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挤上通往塔顶的电梯。

我们在二层换电梯时恰逢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光。太阳正在下山,西面的天空呈现出一种红白蓝间隔的三色样子。巴黎新城那些突兀的摩天楼在余晖的掩映下展现出优美的剪影。这是新时代的stonehenge。

在塔顶上,由于太阳已经彻底下山,只能看到巴黎的夜景了。光之城的确不负众望,照明程度非我所见过的任何城市可比,但是即使如此,也只能看个cityscape的大概。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