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July 23, 2007

法国行 D+6 Day 奥塞美术馆-卢森堡花园-蒙帕拿公墓-孚日广场

今天早上起得有点晚,因为昨天睡觉前喝酒吹了风。等我洗完衣服,已经10点多了。

虽说我们在巴黎呆了整整七天,可谓货真价实的深度游,这几天的行程也安排得够紧的,可居然还是时间不够。

前天游铁塔失败之后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就变得心神不定的。昨天刁民罢工节那么多景点关门更是打乱了我的全盘部署,于是今天安排的日程就更满了,简直可以用“繁忙”来形容。

地铁票过期了,顺便说一句,机场售票员卖给我们的五天五个区的Paris Visit太亏了,根本坐不回本来。大家要是去巴黎,千万还是老老实实地买地铁票用吧。

今天我们买了一本十张的地铁票,就是教材上说的Une Carnet。然后就往奥塞美术馆出发了。门口排队这阵势,乖乖,那叫一个人推人人挤人人压人人吃人人山人海。好在博物馆的吞吐量毕竟比埃菲尔铁塔的电梯来得大,不消一刻钟我们就已经在博物馆里头了。

奥塞馆的前身是一个火车站,建筑本身很有意思,顶是玻璃加钢结构,但是立面又做成很严肃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想想巴黎人真奢侈,这么优美的建筑1979年的时候还要一本正经地讨论是不是应该拆掉。

1986年奥塞馆开门迎客,初期的藏品都是卢浮不要了或者没地方塞的东西。整个美术馆号称五层,其实是三层,藏品质量的确一般。除了顶楼后印象派部分略成规模外,别的都是办家家性质的。

当然,博物馆嘛,说到底都是一样的,比如梵高、塞尚、莫奈的那些作品,依稀记得在National Gallery也有。反正向日葵、乡下房子是那些人永恒的最爱。何况看过了Louvre,其他博物馆便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除了几幅马奈的作品,奥馆没有特别打动我的东西。甚至我在罗马时为了躲雨而瞎逛的Degas的展览规模都超过这里德加的展区。

上午

可是从奥馆出来还是已经两点多了,我昨晚对脚上水疱动的手术貌似还算有用。今天走路虽然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至少不再痛了。我们沿Blvd. Saint Germain往St. Germain des Pres走,然后在Cafe de Flore吃了点东西算作午饭。我不明白萨特和波伏娃当初为何特别垂青此地,至少对过的Les Deux Magots给我感觉就比这个好。

从St. Germain des Pres出发继续向南,穿过几天前来过的Place St. Sulpice。St. Sulpice是古典主义教堂的典范,可惜现在的北塔正在整修,无法欣赏到南北双塔在完全对称的底层建筑的衬托下显出的那种和谐的差异。


去卢森堡花园路上经过先贤祠Panthéon,其实貌似应该译作万神庙。这种建筑雅典和罗马都有,巴黎的这个是抄罗马的。应该说,façade是抄罗马的Pantheon而穹顶是抄Donato Bramante的tempietto的。先贤祠本来是用来膜拜巴黎的守护神圣Geneviève的,后来因为安葬了很多名人而改叫现名。里面长眠着伏尔泰、卢梭、雨果、左拉和居里夫人等等一百多位名人。最近一位是刚刚搬来的大仲马。

这个时候太阳大约在它的最高点了,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不过还没有热到前天那种恨不得穿短袖的程度,只是很容易使人疲劳。于是我们在卢森堡宫前的花园里休息了一会。在这儿,建筑因为它们的美蒂其渊源而显出一种独特的意大利风情。

卢森堡宫使为了解嫁给亨利四世、路易十三的妈妈(也是他的摄政)玛丽 美蒂其的乡思之愁而建。样式几乎是佛城Palazzo Pitti的翻版,有着复杂的比例结构。


大家看后面,那就是卢森堡宫

比较讨人喜欢的是它边上的美蒂其喷泉,在树阴的环抱下幽静宜人。不禁有些嫉妒巴黎人的生活环境。在上海,散步或者到大树下发呆似乎早已不是知识生活的一部分,即使你想这么做,恐怕也只有绕着办公楼打转的份了。




胡佳妮在美蒂其喷泉边

下午:
卢森堡区是美丽可人的,但是它的美也是直截了当的,并无太多品味的余地。于是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前往今天的第三站,Montparnasse区。


出发前,研究地图(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颜色严重失真,其实草地绿得让人发狂)

这个区和卢森堡区毗邻。游览的主要内容是步行,我们从Blvd. Montparnasse进入,往西到Rue D'Odessa,再折向南部。这一区较我们之前所见之巴黎各区略有不同。首先是安静,但是沿街也有不少餐厅、咖啡馆。可能这个区主要的顾客是本地人,要等到下班才开始热闹吧。其次,是店的种类比较多,不像中心各区,沿街不是餐厅就是咖啡馆,要么就是香街那种挤满LV总店,这里的街道上也有文具店、杂货铺、食品店和玩具店等等,不一而足,煞是讨人喜欢。我给那些橱窗拍了不少照片,可惜现在无法和大家分享⋯⋯

我们沿Rue D'Odessa走到Blvd. Edgar Quinet就往东调头,进入Cemetiere du Montparnasse。和它的Montmartre表亲一样,这个公墓尽管有雪铁龙、贝克特、波德莱尔、莫泊桑之类的名人,仍然只是一个本地人的家庭墓地。尽管这次有地图在手,我们仍然只找到了萨特和波伏娃一座墓(这帮助我打消了重访Montmartre墓地的念头)。在他们的墓上布满了来访者的地铁车票,于是我们也留下了我们的车票。

夜:
从蒙帕拿区出来,大约六点钟光景,我们决定突击拜访今天的最后一个景点Marais区。我们就住在这个区,本来应该早点来的,但是受制于其他更著名的景点,迟迟未能如愿。长此以往,恐怕离开巴黎前都见不到人称“全世界最美的”孚日广场Place Voges了。于是今天,下定决心,我们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在日落前走访Marais,也正好可以在Brasserie Bofinger吃晚饭。

Marais区最大的卖点是毕加索博物馆,但是我不是他的粉丝,何况他的作品泛滥异常,别的地方看过不少,所以对错过这个馆并不特别遗憾。

孚日广场以第一个向共和国纳税的孚日区命名。是一个恐怖对称的小花园。在它的中心矗立着路易十三的大理石骑马像。四周则各有九座房子,风格是荷兰式的,也可能是弗莱芒式。这个广场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了,在这里举行过1615年为庆祝路易十三与奥地利公主安妮结婚的三天三夜大游行。黎塞留和雨果都在这里住过。

从孚日广场沿Rue des Francs Bourgeois往西(这条街以济贫院得名,franc是法语不纳税的意思),到Rue Zevir右转,有一个僻静的小花园。四周是Hotel le Peletier de St. Fargeau,风景优美。

然后我们向南逛了Jewish Quarter,的确看到不少犹太人。Rue des Rosiers是非常闹忙的一条街,相比本来已经很质朴的Marais其他部分,这条街上有更多可爱的小店,包括一些价廉物美的食品店、烤肉店什么的。

最后我们回到了Rue des Francs Bourgeois,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久仰大名的Camper专卖店,可惜已经关门了,我们向巴士底广场附近逛了一会,在Brasseries Bofinger吃了晚饭。胡佳妮又喝上了令她一见钟情的kir。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