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Monday, August 20, 2007

印欧语系-东部篇

答案是这样的:印地语和英语的确属于一家,他们之间存在极大的亲缘关系。先让我们来看这么一段话:

The Sanskrit language whatever be its antiquity, is of a wonderful structure; more perfect than the Greek, more copious than the Latin, and more exquisitely refined than either, yet bearing to both of them a stronger affinity, both in the roots of verbs and in the forms of grammar, than could possibly have been produced by accident; so strong, indeed, that no philologer could examine them all three, without believing them to have sprung from some common source, which, perhaps, no longer exists.

此言出自英国威廉 琼斯爵士,因为原文过于精美,我不敢贸然翻译。琼斯博士一生致力于东方学、语言学和法学的研究,病逝加尔格达。琼斯爵士在此推断的common source就是后来被比较语言学命名为PIE的印欧原型语言。在琼斯爵士写下这段充满想象力的论述的1782年,英国的海外殖民正如火如荼,对殖民地文化的研究也异常昌盛。作为一名以英语为母语的学者,琼斯爵士还推测,凯尔特语和日耳曼语也出自这个源头。在此之前,学术界(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印欧语系的存在,尽管欧洲大陆上的语言带有明显的相似性。但是当科学家跟随探险队和商人到达东方的时候,突然惊喜地发现他们可以看懂梵文的典籍,于是开始了对梵文的系统整理工作,东方学研究也就兴盛起来。到了20世纪,随着更多考证材料的涌现以及索绪尔结构主义方法论的提出,比较语言学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包括印欧语系在内的世界语言研究逐渐得以理清脉络。现在的语言学家认为,除了琼斯爵士提到的希腊语、拉丁语、梵语、凯尔特语、日尔曼语外,斯拉夫语也出自PIE。

在资料和知识都极其有限的情况下,我对梵语和拉丁语进行了力所能及的考证,发现两者的确在词根、语法等方面存在很多相似性。比如很多单词外形类似(数字说法),又比如两者都是综合性语言,一旦单词变形确定,无论句子如何排序都不影响意思理解。尽管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分析性的英语和汉语更经济。

据说希腊语和梵语共同点更多,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一度很繁荣。比如色诺芬就记载过苏格拉底和婆罗门哲学家辩论的故事。公元前326年亚历山大大帝对印度的远征更是强化了这种文化交流。遗憾的是,由于我对希腊语一无所知,所以无法进行有关的考证。

现在让我们回头说说PIE。语言学家们现在对PIE的存在没有太大的疑问,但是由于资料匮乏,所以在很多技术细节上还存有分歧。PIE应该在不晚于公元前2500年的时候分化为子语言,至于具体的时间无法确定。人类最早可考的文字是土耳其Anatolia出土的公元前1800年的赫梯语文献,之间有500年左右的真空。另一方面,赫梯语是否源自PIE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尽管我本人倾向于相信这一推论。

原型印欧语PIE和梵语由公元前2500年的雅利安入侵联系起来。雅利安入侵理论AIT在20世纪初很吃香,之后逐渐受到质疑,现在比较稳妥的说法是雅利安迁徙。梵语专家、比较语言研究大师Max Müller教授便是雅利安入侵理论的中心人物之一。当代学者倾向于持一种更为谨慎的说法,即地理层次的扩散仅限于文化和语言,而不一定是人口。这点我并不同意。我对雅利安入侵的基本概念是这样的:公元前2500年左右,一群白色人种的移民,经过伊朗高原进入印度北部,在那里他们通过武力征服了土著居民,包括印度河谷文明,建立了吠陀文明。这批移民属于波斯人种,他们从中亚地区带来了更为先进的武器,以及,波斯语。波斯语和当地土著的语言混合后产生了梵语。过程类似于拉丁语脱胎于希腊语。梵语和波斯语同属印欧语系波斯分支就是这个道理。

这就是印欧语向东发展的简单历史。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