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杀手就是M

2000年六月的一个下午,我和室友陈达一起逃学去上海图书馆看德国电影展。展览分两天进行,那天放的是弗里茨 朗的《大都会》,前一天我们已经看了《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这两部电影都很变态,不过那个时候的我正迷卡夫卡,看得非但不觉得吓人,反而津津有味。

影展从晚上七点开始,不过我们一整个下午都在外面游荡,从浦东到杨浦区再到上海图书馆。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路过了上海卷烟厂,彻底颠覆了我对工厂的看法(我想,《查理的巧克力工厂》的导演一定是在长阳路733号得到了灵感)。还有就是拜访了被陈戏称为“飞虹居士”的……恕我忘记了他的名字。飞虹居士好象是一位业余电影评论家。

现在想来,我对自己是如何逃出学校的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应该是搞到了出门条,不然不可能骑着车溜出去。尽管当时离高考一个月都不到,逃学使得我产生了深深的负罪感和严重的焦虑,但是整个2000年夏天,我被一种强大的淘气情绪控制着,无法抗拒这样的诱惑。

飞虹路现在因为多条地铁的开发而变得越来越主流了,但是当时对我这样生活在浦东的高中生来说,充满了神秘色彩。尽管这层神秘色彩之下,其实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所到之处,尽是肮脏的街道、破旧的贫民窟和一个比一个有个性的失业青年。不过我还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一切,因为这似乎是我第一次有机会观察这部分世界。在此之前,我的人生是严格的两点一线,日复一日,唯一的变化就是两个点的位置不同罢了。

而晚上的电影展又是这种大发现的华彩,无论是象征意义上还是实际上。

遗憾的是,虽然得到了高水平的启蒙,但是第二次看到弗里茨 朗的作品却要等到八年之后,尽管对这部〈M〉已经大名久仰。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