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Thursday, January 08, 2009

意大利游记 10/8 夜 阿根廷和万神殿

然后觉得不过瘾,又去看了万神殿(Pantheon)。坐车到Argentina,车站对面是一小片罗马遗址,公元前44年的3月15日,恺撒就是在这里被刺杀的。那一天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故事通过莎士比亚不朽的杰作《儒略 恺撒》呈现在我们面前,比24要激动人心多了。

我们在遗址边上逗留了十分钟,不知道算是凭吊还是发呆,脑子里冒出的不是那句让人潸然的Et tu, Brute? Then fall, Caesar! 而是“三月份做的决定要小心!”

传说布鲁图在得手后还说了一句Sic semper tyrannis意思是thus always to tyrants还成为了弗吉尼亚的motto不过我很怀疑他说得出口。

万神殿坐落在一片古老而美丽的街区里,从伊曼努埃尔大街沿着阿根廷大街往里走,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Bernini或者Bromini或者他们一起设计的建筑,包括贝氏的驮着埃及方尖碑的大象。

万神殿实在是很特殊的一座建筑。首先它是古罗马时代唯一一座完整保存下来的建筑。最早由Marcus Agrippa——他在前31年屋大维和安东尼的大决战中负责指挥屋大维的舰队——建于公元前27年,公元80年毁于大火,125年由哈德良皇帝重建。而且在近2000年的历史中,它一直被使用,起先是作为罗马人的神殿,后来是作为基督徒的教堂。

其次,它又是一件工程奇迹,直径43.3米的穹顶直到1461年Brunelleschi建成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前都是世界上最大的。无论丛设计上还是工艺上,都是人类智慧和美德的集中体现。而且与佛城的穹顶不同,万神殿的穹顶是一个正球体,如果下半部分被勾画出来的话,那么将正好被放进底座这个容器里。

这样的数学精度使得万神殿和谐到了完美的程度,身处其中,你会想起莫扎特的音乐或者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环绕底座还建造了一系列relieving arches来支托4000多吨的穹顶,这些拱券也和穹顶一样,比例匀称、美观实用。

看到万神殿,再无人能否认罗马建筑的伟大。尽管风格上罗马建筑直接受惠于希腊建筑,而且很多时候思想性还不如比它们早几千年的希腊建筑,但是罗马人拱券和穹顶的发明奠定了西方古典建筑的应用基础,如果没有这两项发明,那么从西班牙的阿尔汉布拉宫到印度的泰姬陵都不可能实现。当然,还有托马斯 杰佛逊总统在弗吉尼亚建造的Rotunda(代表了自然的权威和理性的力量)。

万神殿现在仍然是一座天主教堂,定期举行弥撒。但是它因为安葬了意大利两位国王而被赋予了现代意义。两位国王的石椁分列神殿两端,是神殿中最引人注目的设置。但是最吸引人的却是桑奇奥 拉斐尔的墓。他的墓志铭写到ILLE HIC EST RAPHAEL TIMUIT QUO SOSPITE VINCI / RERUM MAGNA PARENS ET MORIENTE MORI,这里躺着拉斐尔,当他活着的时候,万物之母觉得自己都要被超过,当他死去时,她又觉得自己也将死去。读来不胜唏嘘。

从万神殿出来,我们坐在对面的喷泉边发了会呆,说实话,尽管正面的柱式很经典(巴黎的万神殿就是模仿它的),但是不如里面来得动人。我们在ATM上取了点钱,因为现金已经用光了。为了这个问题,过去两天我一直很紧张,吃饭买东西生怕人家不收信用卡。实际上之所以中国银行的长城欧元卡老是被ATM退出来,是因为它那个08年新装的芯片在作祟,用只有磁条的卡就不会认不出了。

然后我们根据DK的介绍,在万神殿边上的Due Collene吃晚饭,这个餐厅因为里面的两根柱子得名。生意那叫一个清淡,不过服务态度很好,味道也不错。饭毕我们去了不远处的那沃纳广场。广场依然美丽,甚至依然可以听到Pink Floyd的歌,可惜四河喷泉正在维修。这次来意大利,很多东西都在修,比如佛罗伦萨的大教堂,比如威尼斯的Santa Maria della Salute,颇有些扫兴。


阿根廷恺撒遇刺的广场

1 comment:

somebod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