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403: Forbidden

Friday, January 09, 2009

意大利游记 10/9

今天主要游览论坛(Forum)、帕拉丁山(Palatino)和国会山(Capitoline)这三块当年古罗马的核心区域。

早上睡到了自然醒,9点起床、吃早饭,然后9:45出发,坐地铁到Colosseo站,一来到地面上,斗兽场就摆在面前了。意大利人比较擅长营造这种戏剧性的效果,比如米兰的大教堂也是这么蛮不讲理地矗立在地铁出口。到过别的盛名在外的建筑,比如艾菲尔铁塔,但是总感觉有点其实难付。但是斗兽场不同,这是一个无论你做了多少心理准备仍然会被它震撼的景点。上次来的时候并未到里面去,现在看来是极大的失策,站在观众席上,环视宏伟的看台,想象五万五千罗马人在里面排山倒海地呼啸喝彩是令人难忘的经历。尽管斗兽场的大理石表面都早已被剥去,却更能显出它伟大的结构。

中国人管这个建筑叫斗兽场,罗马人和现在的意大利人、英国人、法国人等等西方人都管它叫“大”。Colosseum, Colosseo, Coliseum……因为当时场子边上立了个巨大的尼禄的雕像。这座建筑于公元70年左右在Vespasian治下动工,10年后在他的儿子提图斯治下建成,在提图斯的弟弟治下又进行了长期的修整和美化工作。所以这座建筑的真名是叫Amphitheatrum Flavium——弗拉维乌斯剧场,“弗拉维乌斯”是维斯帕西安的姓。

尽管现在被认为是罗马建筑和文明的代表(斗兽场倾颓了,罗马也就倾颓了,罗马倾颓了,世界也就倾颓了),但这却不折不扣是座极野蛮的建筑。据现在的历史学家估计,大约有50万人死在斗兽场里,有的是角(这个字音决)斗士、有的是被剥光了衣服扔给狮子老虎的基督徒小姑娘。

但是这又的确是一件登峰造极的建筑艺术,50000人规模的体育场即使在今天都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建造的,而罗马人在2000年前就做到了,不仅造出来,还能让它屹立2000年。现在我们的那些五万人、八万人过2000年还能剩下多少恐怕谁都说不上来。罗马的拱券技术被发挥到了极致,他们造起了三层看台,以便把不同的社会阶级从物理上隔开,还设计了高效的出入口和楼梯使得5万人能在10分钟之内完成进退。他们还造起了地下室和升降机以便参加表演的角斗士和野兽能够以一种更戏剧化的效果出场(美国人后来把这个概念用到了自己的航空母舰上)。甚至还有历史学家说斗兽场里灌上水能进行水战表演。不过其他历史学家都觉得他脑子坏了。

But whatever.


洗尽铅华的斗兽场

从斗兽场出来,去不远处的Foro Romano (Forum Romanum),这里就是古罗马的论坛所在地。这里有三座巴西利卡,包括大得惊人的君士坦丁巴西利卡(Constantine Bascilica),它占地6500平方米,高20多米,大得让中世纪的罗马人认为是精灵建造的。

比较感人的是儒略 恺撒的火葬场,一块不大的石头上还摆放着人们敬献的花束。据说当时前来悼念的人激动地把能够找到的一切都扔到火堆上以致于最后不得不出动消防队来扑灭火葬。不远处是古罗马参议院的遗址,在它门口,马克 安东尼发表了令人肝肠寸断的悼念演说。O mighty Caesar! dost thou lie so low?除此之外,论坛还有四座凯旋门和九座神庙。在当时,这里是古罗马的政治中心、宗教中心、经济中心、司法中心、文化中心……所以你也可以说这里曾经是整个西方世界的中心,就在这里,你的脚下。


古罗马论坛


恺撒的火葬场

论坛之后我们去了边上的帕拉丁山(Palatine),这是古罗马七山之一,而且是所有七山中最神圣、最重要的一座山。因为根据传说,这里是罗马人最早定居的地方,而他们的祖先埃涅阿斯又是在这里得到了神谕。后来,这里是罗马的汤臣一品,西塞罗和安东尼都住在这里。不过那些遗址比起论坛来就小巫见大巫了。天气越来越热,我们很快就退了出来。

那个时候已经快三点了,我们坐车去威尼斯广场,在一个很宰人的小店吃了午饭(因为实在饿得连路都走不动了)。不过吃完饭到立刻凉快了很多,我们于是又来了精神,依着导游书的介绍步行去Capitol山。

路上经过Santa Maria in Aracoli教堂,它的门口是一条雄伟但是令人胆怯的石梯,传说当年吉朋就是坐在石阶上听着教堂里传出的赞美诗,望着罗马的cityscape得到了灵感,决定写一本书叫《罗马帝国衰亡史》。


当年Eugenia就是从这里跑上来看到Domenico已经自焚

来到了Capitol山,山顶上是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小广场,地上安排了令人着迷的几何图案。广场的正中是被HJN称作“骑马的大王”的马克 奥勒留的骑马像。马克 奥勒留因为长得像第一个皈依天主教的古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而幸运地留下了几座雕像(其他皇帝的雕像都被基督徒毁了)。当年塔可夫斯基就是安排Domenico在这里伴着欢乐颂自焚的。广场的两边是Palazzo Nuovo和Palazzo dei Conservatori两座建筑,也是由米氏设计的,克拉克爵士对他们充满节奏感的立面赞不绝口。两座建筑通过地道相连,合称Musei Capitolini,尽管也不乏一些精彩的小作品(其中一座以丰富的雕塑作品闻名,我老是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但是藏品总地来讲不够动人。或许是因为对古罗马的艺术不如对文艺复兴的艺术来得热中吧。


Capitol山上的马克 奥勒留像


Capitol博物馆


地上的图案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沿着米氏设计的阶梯拾级而下,步行去大名鼎鼎的花市(Campo di Fiori),当然,这个时间已经买不到花了。晚餐时间的花市是个非常旅游化的场所,热闹倒是满热闹,有坐在街边餐厅前吃晚饭的游客、有兜售纺织品和小玩具的印巴人,还有卖唱的民间艺人。我们本来想去一个叫Fazi的餐厅吃晚饭,但是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最后只好退回旅馆在边上的小饭店打发了晚饭。

Blog Archive

Contributors